明鲤(*/ω\*)渣渣灯

二三次两栖动物
写一点文(楼诚)
不写不看RPS及lolita
衍生/性转/可逆不拆
立志做个好画手/追求无性别主义
锐恐/精分/毒舌/神经
养老不上号,不定时出没

你什么时候真正体会到“人生如戏”四字之意?【知乎体】

花·番外四【现代AU】

明诚先天性转

台丽出没

ooc,年龄线不清,吐槽风

时间线:明楼接手明氏后

路人程锦云视角,隐婚老梗,可单独食用


感谢阅读

目录



~~~~~~~~~~~~~~~~~~~~~

你什么时候真正体会到“人生如戏”四字之意?


如题,来讲讲你的亲身经历来让我们开心开心XD


×条评论  分享·邀请回答

×条回复


--------------------------


云在十字街     我画了十字,却无人能正中靶心。

明家电灯泡、锦瑟有只猫 等人赞同


谢@76号的夜莺 邀【你想听八卦直说就好,咱俩什么关系


顺手翻了前面的回答,呃,不想发表什么意见,我来写点不同题材的你们调剂一下吧


先交代一下男女主角的身份背景。


男主,我们公司总裁,暂称其为L先生,上任总裁J女士的大弟弟,据说是被J女士逼(?)来接班的。

L先生先前在法国教书,身上好几个学位,回国后在某名牌大学当了几年教授。总而言之,我们总裁是个人帅多金双商爆表的标准理想男神。


女主么,我们叫她C吧,和我私交不错,进公司比我早两年,人美心甜,男女通杀,才华横溢。

她和L先生有着相同而少见的姓氏【姓什么我就不说了不然分分钟掉码】,先前我们以为她和L先生有什么关系,可她确实是凭着自己的实力坐上了设计总监的位子,平时似乎也和L先生没什么交集。

后来C告诉我们,她是受L先生家族资助的孤儿,按规矩就要跟着他们家姓的。我们当时还觉得C好棒棒好励志哦~

——后来自然是被套路了



剧情走向失控的节点,是在我送喝多了的C回家那天。

那回我们和一个日本公司合作,工作之余好吃好喝地伺候人家。

C的酒量很好,几次陪席下来就数她最清醒,跟没事人一样。可最后那次不知道是她栽了还是对方耍了手段,她居然醉了。

【其实我一直很奇怪,应酬应该是公关部来搞的,这次偏偏落到我们设计组的头上

她上一秒神色清明地把人送出包厢,下一秒就腿软挂我身上了。

我吓了一跳,忙问她住哪儿我送她回去,她张口就报了个地址。

我们梁副总监眉毛一跳,表情相当微妙,不过我们也没在意,手忙脚乱地把人扶进出租车。

鉴于C倒下后我就成了最清醒力气最大的人,又是个女孩子,方便照顾,于是我负责把她送上公寓楼【我和C关系好的原因之一是,我们俩都玩搏击


到了门前我还没来得及问她要钥匙,她抬手就摁了门铃。

当时我心里还很高兴,摁了门铃说明她家里有人照顾她啊,给我省了不少事儿呢。

里头很快就有人开了门。


wdm出来的是L先生!!!

我整个人都蒙圈了!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为什么出现在这儿?!

他没喷发胶没穿西装没戴眼镜,要不是那一字笑我都快认不出来了!

虽然在看到我们以后这笑就跑西伯利亚去了……

还没等我开口解释,C就自动挂到L身上去了……


我心里正吐槽原来你是这样的C居然能睡到总裁您真是太“励志”了,她软软糯糯地喊了一声:

“大哥,我想睡觉……”

“好好好去睡觉,怎么喝这么多……”

我的天呐原来总裁也可以用这么温柔这么宠溺的语气说话,简直颠覆!


我还没感慨完他们“嘭”地关上了门。

等一下,你们把我当什么了?!

虽说我也就是个打工的可你们也好歹说声谢啊!



事情还不算完。

第二天中午我一边扒饭一边翻了公司微信群,忽然就看见有人吐槽C居然傍上了总裁。

原来梁副总监早就知道C报的是L先生的地址了……

我TM要是知道死也不送人上去了好么?!

我觉得这样嚼人家舌根不好,就插了句:

“C叫总裁大哥来着,我亲耳听见的。”

整个群都安静了。


因为以前L先生的小弟T也干过差不多的事,故意瞒着身份混进来追我们组里一个小姑娘Y,后来两个人双双辞职自己开公司去了。


所以我们再次在“有钱人的世界我们不懂”这个观点上达成了一致,默默把消息一条一条地撤回……


最后的尾声是,梁副总监卷铺盖走人,那家日本公司被我们封杀了……

顺便,C送了我一条顶我那时半个月工资的丝巾




——————更——————

你们以为这就完了么?

盒盒,你们太嫩了。


另一个节点在我当上副总监以后【没错我升官了,大概是因为我比较耿直


又有一回是和国内一家有名的大公司谈项目,中间出了什么问题,必须得总监拍板,周一就要,结果消息到我这儿的时候已经周六傍晚了,可偏偏我们死活打不通C的电话。

我心一横,拖上个要找总裁签字的小助理,壮着胆子周日早上去砸门。


还好是C开的门,我和小助理都松了口气。

C头发披着,在睡裙外头套了件衬衫,拖着大号拖鞋。

等等,您这衬衫怎么这么大?男款的吧?上头还沾着您的口红呐【请相信一个学设计的色感

不用说那拖鞋也是男款的。

您能把您锁骨上的红印子遮遮么,我五大三粗的没事儿可人助理没见过这阵仗啊!

L这是把他妹妹给睡了吧?

【德国骨科欢迎你~

我心里对L的评分唰唰唰往下掉。


离开前我隐约听见C在屋里说:“大哥您要是再偷偷把我手机关了的话我就回老宅睡了您一人自个儿玩儿吧……”

我本来还在用“我只是神经过敏了”自我催眠,小助理冷不防来了句:

“那件衬衣是周五总裁陪谭总打球时穿的……”

“别,今天看到什么也别说去,你想想梁副总监……”

小助理特别用力地点了点头。



——————更——————

你们问我后来?

禾禾,L先生与C女士和T先生和Y女士在同一天举行了婚礼。

我们每个人都吃到了喜糖

真实情况是,C和L确实没什么血缘关系,她是被L收养的,L看着她长大的【告诉我这不是光源氏计划



后来又碰到Y,她在对我们表示同情之余,还绘声绘色地给我描绘了一下两位被通知参加自己婚礼时的场景:

当时他们一家子都聚在客厅,Y拉着T商量蜜月行程,L和C在边上喝茶聊天。

J忽然和颜悦色地开口:

“L啊,你看婚礼定在××酒店好不好?”

“成啊,您喜欢就好。”

“那你什么时候和C去拍个结婚照?”

C正喝茶呢,生生给呛了一口。

“您都知道了。”L淡定道。

“你们两个偷拿户口本我就当是老鼠偷去了发现不能吃又给还回来了,可你们不能怕麻烦就一直隐婚下去呀,别人还以为我对C的婚事不上心呢。”

“好吧,这个周末我们看看能不能挤出时间来。”

“挤不出来就别回来了,家里也挤不下你。”

J原形毕露。

之后她就顾自打电话去了。

C偷偷拿脚尖碰L,跟他咬耳朵:“我周末有个会啊——你怎么叫大姐发现了?!”

“大姐人如其名。”L道,“会先延后好了。”


后来我们设计组的工作都不许安排在周末,说是让我们设计狗好好休息。

总裁您能让C出来工作我们真是谢谢您。





编辑于 ××××-××-××   ×条评论   作者保留权利



评论(10)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