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鲤(*/ω\*)渣渣灯

二三次两栖动物
写一点文(楼诚)
不写不看RPS及lolita
衍生/性转/可逆不拆
立志做个好画手/追求无性别主义
锐恐/精分/毒舌/神经
养老不上号,不定时出没

【庄季】火、梦和抑郁

ooc,私设炸天

第一次写60分第一次写庄季好紧脏

扣不了题算偏题吧好歹给我留个基础分_(:зゝ∠)_

有点颠覆我以前的风格,自己也不知道在写什么


关键词:庄生晓梦迷蝴蝶       @楼诚深夜60分 


感谢阅读!






火、梦和抑郁



“你到底为什么去仁和?”


季白点了支烟。


庄恕笑笑,抽去他指间那支才嘬了半口的烟,自己跟着吸了口,捻灭。


“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只是为了医学研究到仁和去呢?”


庄恕挑了挑眉,反问:“那你觉得我是来干嘛的?”


季白无声而笑:“庄恕,干我们这行有个规矩,在看到证据之前绝对不能先入为主,不然破案思路非常容易偏离。”


“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季白感觉自己像是被当成小姑娘哄了,有点不乐意,眉毛一立:“假话。”


“正义。”


季白愣了愣,看来有点出乎意料:“那真话呢?”


真话怎么敢告诉你啊?


庄恕笑着摇头: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原因。”


复仇?寻找真相?


诶,季队长,我能说是因为你吗?




风暴已经可以预见,云层厚密,云缝里还残着几缕光。


电话响了,庄恕接起来。


“庄恕,我有任务,可能要很久。”


“好,你小心。”


“不,我是希望你趁这段时间好好想想我们的事。”


“想什么?”庄恕闷笑。


“……钟大夫去救灾前把你的事情,跟我说了一下。”


季白少见地局促。


“……哦,是么。”


庄恕波澜不惊。


他还是知道了。


“……你别因为那些事情躲着我。”


季白似乎是有点生气。


“好,等你回来我们好好谈。”


庄恕挂掉电话。


飞蛾扑火的游戏应当终止了。


云层合,残光尽。


他该醒了。




真相开始轰炸,铺天盖地。


庄恕处于疯与不疯的边缘。


修敏齐不愿道歉。


庄恕反问自己,他要的多吗?


真相,清白。


这很苛刻吗?




他很亮是不是?


亮得灼人眼,诱人疯。


他可以烧掉一切。


你?你不能碰他。


你会被烧伤。


哦,你已经被烧伤了。


你的翅膀已经废了,它支离破碎。


你这辈子都飞不了。


伤疤还在,疼也还在。


心在魂不在。




庄恕做完了修彤的手术。


他眼前有些发黑,站不太稳。


护士扶着他。


季白在朝他笑。


“你是个好医生。”


他伸手,却只抓到一把火星。


风乍起,连火星也散去。


无论如何也拢不住。


他什么都做不了。


他不配。


他醒过来。


冷静地订了回洛杉矶的机票。


他等不了了。


对不起,我等不住了。


不是光灭了。


是看不见了。




洛杉矶。


庄恕陪着养父看新闻。


仁和的画面一闪而过。


恍若隔世,如梦如幻。


他自嘲地笑。


过去一年他到底得到了什么?


得了抑郁吗?


养父却忽然拍拍他的手背,浑浊的眼睛看着他。


“回去吧。”


去你的朋友身边。


去你的战场。


去赴你爱人的约。


洛杉矶才是梦。


你不该躲在这里。


你该醒了。



机场大厅空空荡荡。


熹光穿过,像剑像刀,破开荆棘,像时光女神的梭,重开万世。


庄恕拖着草草收拾的行李,下意识张望。


随即低头轻笑。


哪里会有人来接他。


他只告诉了陆晨曦陈绍聪他们几个。


都忙着呢。


反倒是他清闲。


得先回家一趟收拾收拾,不知道晨曦妈妈出院了没。


“庄医生。”


摘了墨镜朝他挥了挥的,是谁?


领带被拽住。


唇被碾过。


“逃避执法,判无期。”




【END】


评论(8)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