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鲤(*/ω\*)渣渣灯

二三次两栖动物
写一点文(楼诚)
不写不看RPS及lolita
衍生/性转/可逆不拆
立志做个好画手/追求无性别主义
锐恐/精分/毒舌/神经
养老不上号,不定时出没

落人间【庄季】

短篇一发完

有凌李

不知道怎么的叨叨庄就把三哥拐回家了的故事

还梗债,剧情走向失控不好意思艾特QAQ


感谢阅读!

目录






1


庄医生又一次回国,轰轰烈烈地结束在仁和的最后一场奋斗,跳槽去了嘉林。


“换个环境也换个心情。”


始作俑者凌院长如是道。


2


庄恕上岗几天,倒也顺利,陈绍聪来嘉林学习,拉着他去大排档喝酒。


两个人边喝边聊,庄医生讲自己在美国的学术研究,陈医生唠他和杨羽的家长里短。


正吃着,边上那桌突然砸了个啤酒瓶,碎玻璃渣跳进他们的烤鱼盘,俏皮地蹦了两下。


庄医生向来沉得住气,若无其事地夹掉碎玻璃片,瞥了一眼旁桌,见推搡的几位穿着都不正经,收回了目光。


“怎……怎么了这是?”


陈绍聪喝得舌头打结。


“吵架吧,别管他们。”


还没吃几口,女性断断续续的哭泣插了进来。


这下两个人都没心情吃了,搁下筷子。


“你打电话报警,我去看看。”


庄恕说完便站起来。


那边开始正儿八经动手了。


“诶,几位,这是做什么?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啊!”庄恕上前劝架。


有个大概是以为他是来帮忙的,一个拳头不由分说地朝他砸过来。


庄恕堪堪躲过,本来按着他的性子没打着也就算了,可大概是酒劲上来了,他一把扣了对方的腕,一提一送给人来了个过肩摔。


这回想停也停不下来了。


“哎,老庄,你怎么还打上了?!”


陈绍聪刚挂了电话,见状不由吓了一跳。


没过几分钟又有几个人往这边来,喝道:


“警察!都住手!”


陈绍聪迷迷瞪瞪的,揉了揉眼睛就只看见刚刚打得还蛮有气势的庄恕被一各种意义上脸都挺黑的男人反手剪住摁在地上。


嘴里还不住地骂:“打啊!继续打啊!刚才不是挺牛的嘛!”


3


一帮人都进了派出所,闹到大半夜。


打架起因很简单,不过就是为着抢女人。


庄恕嘴角红着,坐在边上听,啐了口。


“诶,老庄,赶紧敷敷,不然肿得连你妈都认不出来。”


真·急诊医生陈绍聪帮忙检查完了几个人的伤势,确认没大问题,递给庄恕一瓶冰水,道。


庄恕很不喜欢他的措辞,没好气儿地白他一眼,隔着铁栏杆接过来往嘴角摁,力气用大了还忍不住嘶了一声,异常怨念地看了瓶子一眼。


陈绍聪瞧着直乐,又道:“老庄,你是不是练过啊?那过肩摔还蛮像样子的。”


“大学里学过一点,那时候光顾着读书,没心思搞人际关系,又是华人,老有人找麻烦,吃过不少亏,算是防身。”庄恕含糊道,“奇怪,我才叫你打电话,警察怎么来得这么快……”


陈绍聪听了更乐了:“人家是刑警,在那块儿查案子来着,领头的还是个队长,姓季好像,就是他逮的你。”


庄恕认真地想了想,摇摇头:“太黑了没印象。”


站在拐角尚未离开的季队长隔着墙朝他飞了个眼刀。


4


庄恕说到底也就是个劝架不成反被打的,教育了几句给放了。陈绍聪酒还没醒透,庄恕架着他走,心说醉成这样了会不会给那几个孙子误诊了。


完了又想起人家那三脚猫的功夫也没往要害招呼,怎么也死不了人的。


这叫什么事儿啊。


“呵呵老庄我觉得你这么打一架也好,有烟火气儿,你刚回来那几天我跟晨曦都以为你要修仙了。”


“我抑郁你懂吗?”庄恕又白他一眼,心里反复念着不要跟醉汉动气不要跟醉汉动气。


“你?你抑郁?哈哈……”


陈绍聪笑得庄恕快忍不住了,他又继续道:


“你不抑郁谁抑郁?!你呀,心事太重。要我说,大仇已报,就该好好过日子。你看人陆晨曦,转眼就和薛峦领了证。”


庄恕尴尬地笑笑,毕竟他也和陆晨曦谈过那么几天。


陈绍聪似乎是故意拿这激他,完全没有愧疚的意思:“你年纪也不小了吧?立了业也该成家了。”


“你烦不烦?一大好小青年该不是提前进入老年期了吧?怎么这么唠叨!”


庄恕失笑,忍不住道。


陈绍聪倒活得明白。


“老庄啊,你也该去急诊待几天,生老病死,真情假意,人间百态。”


被灌了一路人生鸡汤,庄恕终于把陈绍聪交到一起来学习的医生手里,解脱似的跑了。


人间么……


5


没过几天人间就派了使者来。


庄恕在手术室外碰见了那位季队长。


“医生,熏然他没事吧?”


季队长蹙着眉,声音焦急。


“手术很成功,那刀捅偏了没伤着心脏,季队长你放心。”


他松了口气,旋即又挑眉道:“你怎么知道我姓季?”


庄恕摘了口罩,道:“季队长亲手把我押到派出所的,我怎么好不记得?”


“哦,是你啊。那时候我看你出招蛮专业的还以为你是惯犯了。”


“不敢不敢,再怎么专业也比不上季队长的身手。”庄恕道,“等过了麻醉病人就该醒了,可能会有术后感染,您多注意。”


“我可轮不上照顾他。”季白不阴不阳道。


庄恕“啊”了一声,正摸不着头脑呢,凌远出现在走廊尽头,嘴紧抿成一条线,眉皱得好像是准备与世为敌了,好好一身白大褂愣是被他穿得气势汹汹,杀气腾腾。


难怪有传闻说,凌远过处,片甲不留,同样是各种意义上的片甲不留。


“情况怎么样?”


凌远看见庄恕还能在外头和人聊天,就已经放了大半的心,问。


“没事,伤的位置惊险了点,但不算重。”


“那就好。”


“嗯,谢谢你,庄医生。”凌远真心实意道。


庄恕觉得腿有点软。


季白在边上用种“你明白我什么意思了吧”的眼神看了庄恕一眼。


6


也怪庄恕刚来,不清楚内情,当他发现凌远开始全天视察他管的病区以后真是吓了一跳。


还好庄恕专业素质过硬,不然真不晓得他的心脏该停几回了。


聪慧如庄恕,立马明白凌院长独自待在李熏然病房里的时候绝对不能进病房。


靠在病房外长椅上等着查房的庄医生默默开了一罐红牛。


“庄大夫昨晚通宵?”


季白走过来在他边上坐下,递给他个塑料袋。


“楼下买的粥,稀了点,将就喝喝。”


“季队长怎么晓得我没吃早饭?”庄恕闷笑。


“别自作多情,我忘了凌院长会负责病号饭,便宜你了。”


“多谢季队长好意。”庄恕把那罐红牛搁在窗台上。


“我还以为没什么人能近了凌院长的身。”


庄恕慢条斯理地喝了几口,忽然有点感慨。


“我也以为除了李局没人治得了李熏然。”


季白抱着胳膊,悠悠道。


“李局长?”庄恕转头看向他。


“病号他爹。”季白解释。


“哦。”


庄恕低头专心喝粥。


等到凌远从病房里出来,庄恕差不多喝完了,心满意足地站起来,刚想再跟季白道个谢,却发现这位已经睡着了。


“估计又通宵了,难怪这么早就有空来。”


资深警察家属凌院长非常理解。


“嗯,有道理。我给你家小警察查房去了。”庄恕说完,进了病房。


等他唠叨完出来的时候季白非常自然地躺在了长椅上。


庄恕叹了口气,回办公室找了自己的空调毯来,拿出做手术时那种小心翼翼的劲儿来给人盖上。


有人和他一样,也在为生为死为己为人奔波。


为国为民说穿了也是私,为着心里那点念想私,私得伤己,私到抛家。


忙忙碌碌,可能看不到结果,却又执着,撞了南墙心也不死。


都是凡人。


庄恕盯着季白的脸。


他觉得自己好像有点懂了。


7


又过了几个月,庄恕见到了躺在ICU的季白,隔着玻璃见的。


凌远亲自做的手术,等情况好了就能出来。


庄恕的心在绞。


绞什么?


什么时候开始季白那么重要了?


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他就该活得糊涂点。


人不能什么都看清楚,也不该什么都看清楚。


他不是神。


他舍不得当神。


他要为自己私。


8


季白转进了普通病房。


庄恕主动帮忙照顾,突兀,却又顺理成章。


真他妈是见鬼了,这老妈子哪儿来的?谁能让他闭闭嘴?


季白腹诽。


他伤口疼,没力气赶他。


可他居然觉得还不错。


什么玩意儿!


9


季白出院那天,庄恕拎着行李,用了房租到期此等既没创意也没可信度的借口,让季白带他回家。


“庄医生,你觉得人民警察什么都要为人民做吗?”


季白扶额。


“难道不是吗?”


庄大夫反问。


“我想这不包括要献出我的全部私人空间吧?”


“恰恰相反,包括但不限于。”


庄大夫理直气壮。


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


该算是互救。


季白认命。


“希望你有做个警察家属的觉悟。”


“好。”




【END】


评论(12)

热度(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