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鲤(*/ω\*)渣渣灯

二三次两栖动物
写一点文(楼诚)
不写不看RPS及lolita
衍生/性转/可逆不拆
立志做个好画手/追求无性别主义
锐恐/精分/毒舌/神经
养老不上号,不定时出没

李警官,别忘了(二)【凌李性转】

李警花注意!!!

灰常ooc

偏向日常,这段剧情就是个背景板

嗯,写得太拖了还没让老凌吃上醋_(:зゝ∠)_

那么先让他再得意一会儿吧XD


悄咪咪的性转目录

(一)

感谢阅读!





2


李熏然屁颠屁颠地跟着凌远出了医院,路上顺便提醒了他要注意安全。


“那李警官能给我一个号码吗?有紧急情况我好求助。”凌院长笑得冠冕堂皇。


“成。”李熏然相当爽快。


凌远见她这反应估计人可能真的只是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根本没多想,忽然有些内疚,又担心起她被别人用这招骗了,暗暗骂自己一句多管闲事。


饭馆刚开业人挺多,服务员只找到一份菜单不住地道歉。


凌远瞧见李熏然眨巴眨巴亮闪闪的圆眼睛,笑着把菜单递给她:“你先点。”


“您点您点。”


“客气什么?”


“……不是,我担心我管不住自己点太多,毕竟您是您请客。”李熏然在桌子底下绞着手指,“再说您不是胃不好嘛,我也不太懂哪个您能吃哪个不能。”


“好吧。”凌远心说这丫头还挺懂事的,翻开菜单,“那你有忌口吗?”


“没。”李熏然坐正了,“我什么都吃。”


“什么都吃?”凌远眯着眼重复了一遍。


“对呀,我属狮子的。”李熏然得意地晃晃脑袋,完全不觉得女孩子能吃有什么不对——当然也确实没什么错——有点自然卷的马尾在她颈后甩了两下。


“那我点两个荤菜两个素菜,荤菜你多吃点补充体力,素菜我多吃点,然后再加一个汤,怎么样?”


“好。”李熏然笑得傻里傻气的。


凌远点了菜,又不放心地提前叮嘱她别吃太多吃太急,李熏然光点头,也不知道听进去多少。


等开饭了凌远才明白为什么李熏然说自己属狮子,她吃相很规矩,可嚼得快,连带速度也上去了,而且完全不挑拣,夹到什么吃什么。


凌远慢条斯理地吃完,看着李熏然吃,嗯,或者说进食。


都这么能吃了怎么还这么瘦?!


凌远纳闷。


等到李熏然吃得差不多了,凌远午休时间也即将结束,结了账两人就往医院走。


“凌院长,改天我请你吃饭吧。”李熏然又不好意思起来。


“好啊。”凌远笑眯眯地应道。


求之不得。


李熏然电话忽然响了,她连忙接起来。


“嗯……嗯……好,我知道了,我就觉得没这么简单……明白。”


凌远见她挂了电话,以为她有任务该走了,还小小失落了一下,结果李熏然严肃地开口:


“凌院长,我刚接到命令,从现在起二十四小时保证您的人身安全。”


“嗯?”凌远意外,“为什么?出什么事了?”


“今天上午那名袭击者的目标是您,这次袭击是有预谋的。”


“我?”


“呃……”


李熏然正在考虑告诉他多少细节合适,凌远却先问道:


“和邻市过来的罪犯有关系?”


“嗯。”李熏然惊讶于他的敏锐,点点头。


“好吧,看来李警官今晚就得请客了。”凌远完全没有紧张的样子,甚至似乎有点雀跃。


“在外面吃不安全。”李警官继续严肃道,“人多目标大,季队只派了我一个人保护你。”


“那……你回我家吃吗?”


凌远觉得自己这就像在诱.拐少年儿童。


李熏然一愣,又绞起手指:“我可能还得住到你家去……”


凌远装作考虑了一下,才应道: “行。”


3


李熏然在院长室耗了一个下午,问凌远要了纸笔埋头研究那名袭击者的口供。


韦天舒在下班前来的时候没忍住问道:“李警官你们终于准备逮捕凌院长了?”


“真逮人不会就我一个人来。”李熏然煞有介事地上下打量了一遍凌远,道,“我这是在观察嫌疑犯。”


凌远转头横了一眼韦三牛让他赶紧滚别拦着他下班带人回家,又朝李熏然好脾气地笑了笑。


韦大夫成功被吓跑——是被凌院长的笑容吓跑的。


“可以走了吗?”


李熏然闷了一下午有点坐不住了。


“嗯,我们先去超市买菜,然后回家做饭。”


“好呀。”李熏然掏出手机,“我给家里打个电话。”


于是所有在大厅的医生护士都看见凌·万年冰山脸·院长耐心地放慢脚步等一个正打电话的漂亮姑娘,笑得跟什么似的。


“对了,我要回局里拿几件换洗衣服。”李熏然哄完李妈妈,仰起脸跟凌远道。


凌院长自然是答应了,没忍住随手摸了把她脑袋。


角落里看傻了的杨羽掐得陈绍聪嗷嗷叫才确定自己没做梦。


4


凌远陪着李熏然进了警局,纳罕道:“我还是头回进局子。”


李熏然乐了,边收拾东西边说怎么还有人想进局子的。


她行李箱备用衣物洗漱用品什么的都是平时备好的,哗啦哗啦一倒就成。


凌远看着好笑:“你急什么,又不什么赶时间。”


“哈哈,也对。”李熏然拉上行李箱拉链。


这时候有一个姑娘看着手机走进来,头也不抬道:“你又有任务啊,然然?”


“对啊。”李熏然把行李箱立起来,“瑶瑶你一个人?”


“靳言他有事。”


“啧,难得见他有事不带上你的。”李熏然调侃道。


简瑶羞恼地抬头,终于发现凌远的存在,讷讷地点了下头:“您好,我叫简瑶。”


“凌远。”凌远露出标准的一字笑。


“……凌院长?”


“对。”


“诶,瑶瑶你沐浴露借我下。”李熏然突然想起来,又放倒行李箱,“上回就忘带了。”


“姑娘家家怎么就不能自己去买瓶?就晓得问我借。”简瑶佯嗔着站起来。


凌远非常自然地拍上李熏然的手背,道:“用我的就行,别开了。”


“哈,那谢谢了。”


简瑶听了,瞪大了眼睛,表情相当精彩。


这个信息量有点大啊。


没见过然然恋爱谈得这么利索的时候啊。


李熏然一回头见简瑶那副样子就知道恋爱狗在瞎想了,解释道:“是季队让我二十四小时保护凌院长。”


“哦哦。”


简瑶放下心,就说李熏然那个榆木脑袋怎么可能开窍,还开的是大窍。


别说二十四小时保护,就算是四十八小时的也不一定有用。


“我先走啦。”李熏然拖上行李箱。


“注意安全。”


“好哒。”


凌远带着李熏然回到家安置了行李,没等她把这房子的地形侦察一遍,凌远又催她一起买菜:


“回来慢慢看,不然菜都没得挑了。”


“好好。”李熏然嬉笑。


5


凌远娴熟地挑选完食材,一回头李熏然正巴巴地望着他。


“怎么了?”凌远问。


“能不能去看看零食呀?我自己付钱就行。”


凌远见她又绞起手指,鬼使神差地抓住她的手就往零食区走。


李熏然见他面无表情的样子以为他医生的职业病犯了不情愿,连忙说不用了。


“少买点可以,但是一次不许吃多。”


凌远低低地笑,和他先前的笑法没多大差别,可又分明不一样。


再加上那种他不监督她谁监督她的口吻。


李警官再次当机,就算她不开窍也觉察出些别的意味来,也不知如何反应,就晓得偷偷看他。


他这才是正宫气派!


“要吃什么?”


凌远可没干过挑零食的活儿,只觉得眼花缭乱看文件都没这么累,回头问。


“啊?随便吧。”李熏然手还被凌远拽着,动动手指都不敢,别提挣了。


“不是你说要看零食的么?除了薯片那种炸的,其他随你,我买。”


“不好吧……”


“你饭都要在我这儿吃好几顿,还怕几袋零食?快点。”


李熏然一想也对,开开心心地应道:“谢谢凌院长。”


等她看上一袋蛋糕刚想伸手却又被凌远拦下:


“饭前不许吃。”


“知道啦,凌妈妈。”


李熏然笑得特别鬼。




【TBC】


评论(29)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