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鲤(*/ω\*)渣渣灯

二三次两栖动物
写一点文(楼诚)
不写不看RPS及lolita
衍生/性转/可逆不拆
立志做个好画手/追求无性别主义
锐恐/精分/毒舌/神经
养老不上号,不定时出没

别来套路我 · 番外【谭赵】

赵启平先天性转

还梗债


感谢阅读

悄咪咪的性转目录

考去了中医大,来沈阳找我玩呀




1


小赵医生轮休也不回家。


谭总很郁闷。


这同居了和不同居有啥区别!


对,谭总把赵医生接进自己别墅了。


谭总思索着如何能将两人关系进一步升华,秘书小姐的建议是结婚。


可这一天到晚都见不了几面怎么商量?


婚戒婚纱,酒店仪式,蜜月旅行,要讨论的事多得很呢。


执行力很强的谭总直接开着宾利到了医院,在骨科转了一圈问了几个小护士愣是没找到人。


“没见小赵来医院啊。”


某不愿透露姓名的路人庄医生如是道。


谭总想起两人半夜在马路牙子上的那次见面。


完蛋,该不是去哪儿疯了吧?


2


此刻赵启平正在一间一看就很大牌的设计工作室里喝咖啡。


“你想好咯,我价位很高的。”年轻设计师微笑。


“谭总付账,我有什么好怕的。”


赵启平抬抬下巴,头回觉得有钱也不是坏事。


3


傍晚赵启平进了家门,低头正换鞋,谭宗明从后头搞了次突然袭击,直接圈着她腰把人抱起来扔到沙发上,紧跟着又把人摁倒。


“怎么想起来这么一出?”


赵启平没想到他这把年纪了还有心思玩这套,觉得好笑。


“你去哪儿了?怎么就把我一个人扔家里?”


“你多大了呀,谭总?还要我实时监护吗?”


赵启平抬眼,拿手指尖儿在他锁骨上画圈。


“我们结婚吧。”谭宗明轻声道。


赵启平一愣,推开他,不阴不阳道:“过段时间再说吧。”


然后站起身洗澡去了。


谭宗明脸色暗了暗。


4


“所以说,你求婚被拒了?”凌远挑了挑眉。


“对啊。”谭宗明苦着脸,喝了口酒。


“呃,或许她还没准备好吧。”


“我觉得是打开方式有问题。你是怎么求婚的?”


“没怎么求啊,就是挑了个两个人都休息的日子去领了个证。”


“我可不能这么委屈平平。”


凌远白他一眼,冷漠地捅刀:“呵,你先有机会结婚再来说我们吧。”


谭宗明,卒。


5


一般而言,霸道总裁的套路是当着所有人面求婚耍浪漫,可赵医生一向要脸最讨厌谭宗明摆总裁架子估计不好这口,而且他也私心觉得当众求婚颇有点道德胁迫的味道,并不认可。


所以该怎么办呢?


谭总很苦恼。


6


赵启平又一次轮休,跟着谭宗明飞到北京,结果一下飞机人就不见了,谭宗明开完会回酒店都不见人,只得打电话。


“喂,宝贝儿,你在哪儿呢?”


“在一个朋友这儿,有点事情,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想你了。”谭宗明委屈。


“好好,我就快回来了,等着我哈亲爱的。”


赵启平挂掉电话,在桌上两张图纸间纠结了一下,点了点其中一张,道:“就这个吧,只是这个橄榄叶不用绕一圈,留几片就成,我们俩都喜欢简洁点的。其他还有什么问题吗?我工作很忙,来北京不太方便。”


“基本差不多了,再有问题网上交流就够了。”


“好,麻烦你了。”


“没事,我母亲的手术还多亏了你。”


赵启平起身告辞,回到酒店。


“回来了?”


谭宗明开门,道。


“对啊,差不多都忙完了,之后应该可以好好陪你了。”


“你在忙什么啊?神神秘秘的,都不告诉我。”


“过几天你就知道了。”


“那结婚的事,你考虑好了吗?”


“回去再说吧。”


又打哈哈。


谭总心情不好。


7


小赵医生第三次轮休。


谭总有个会要出门,陪不了佳人。


他正在衣帽间里找他标志性的休闲装,本来还睡着的赵启平忽然推开门进来,麻溜地给他找了一套黑西装:


“穿这个。”


“今天的会没那么重要,不用这么正式。”谭宗明不解。


赵启平踮脚搂着他两边脸颊各亲了他一下,直直地盯着他:“我喜欢。”


为这三个字他真想就地把人给办了,可惜还有正事,于是改成深吻。


“你今天什么时候回来?”赵启平眨着眼睛问。


“为了你中午之前一定回来。”


“不许放我鸽子,有个小惊喜等你哦。”


“好。”


8


谭宗明开完会匆匆回家,路上莫名有些紧张,不时理理领带。


不过推开门时并没有想象中飞扑进来的小宝贝儿,相反的,客厅里空空荡荡,不见那个喜欢在落地窗前看论文打游戏思考人生听交响乐的赵启平。


他往前走几步,准备上楼看看。


此时楼梯上传来了“笃笃”声。


谭宗明一抬头,满眼只一个纯白的身影。


“回来了呀。”


赵启平靠着楼梯扶手,勾唇一笑。


她一身改版A字形婚纱,领口绣了繁复的缠枝纹,裙摆上缀满水钻,连同蕾丝构成典雅的并蒂莲花。


“你这是……”


谭宗明被惊得找不到自己的声音,想起之前种种,终于安下心来。


“我找陈总设计的婚纱,你记得替我付账。”


“你不是还没想好结婚的事么……”


赵启平已从楼梯上走下,在他跟前单膝而跪,不知从哪儿摸出只丝绒盒子,缓缓翻开:“我想好了。那么,谭宗明先生,你愿意娶我吗?”


“愿意,当然。”谭宗明低笑,拥她入怀。


“先戴戒指。”赵启平拍拍他背,提醒道。


“好。”谭宗明看着她给自己带上戒指,“你这段时间就是在准备这些吗?”


“对啊,我那么忙,只能抽休息日来咯,你还不高兴呢。”


“你穿婚纱真好看。”


“本来应该跟你一起挑的,不过既然是惊喜么,就没告诉你,你不介意吧?”


“怎么会。”


谭宗明理顺她的鬓发,低头吻她。


9


谭总后来很得意地跟凌院长提起了赵医生求婚的事。


凌远表示祝贺之余,忍不住提醒了一句:“以后你们家的事八成都是启平拿主意了。”


“我乐意。”


谭宗明笑得没皮没脸。




【END】


评论(30)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