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鲤(*/ω\*)渣渣灯

二三次两栖动物
写一点文(楼诚)
不写不看RPS及lolita
衍生/性转/可逆不拆
立志做个好画手/追求无性别主义
锐恐/精分/毒舌/神经
养老不上号,不定时出没

李警官,别忘了(三)【凌李性转】

李警花注意!

偏日常,ooc

还是没让老凌吃上醋,写的太慢了,这更后面半截大改了一遍

猫化还更不了我的锅



悄咪咪的性转目录

(一)   (二)

感谢阅读!





6


回到家凌远就扎进了厨房做饭,李熏然乖乖巧巧地抱着腿缩在沙发上看动画片。


凌远煮上汤出来喝水,见李熏然电视看得津津有味,随口问道:“看什么呢?”

“《海底小纵队》,我特喜欢那个植物鱼。”


李熏然指着屏幕上一半黄萝卜一半蓝鱼尾的奇怪生物看着他。


凌远心说到底是女孩子,都喜欢圆圆滚滚大眼睛的卡通人物,一言不发地上了楼。


李熏然见他没反应,有点不高兴,撅噘嘴继续看动画片。


没几分钟凌远抱着一个还套着塑料包装的大号小黄人下来。


“哇!”李熏然两眼发光,随即又敛了神色,强调说,“我不是小孩子。”


“凌欢放我这一直没拿回去,你先玩儿?我看你喜欢抱着东西。”凌远自动忽略她的话。


“……好吧。”李熏然心里早乐开了花,面上却装摆出勉为其难的样子,“什么时候吃饭?”


“我的汤!”


凌远把玩偶扔在沙发上冲进了厨房。


李熏然笑得倒在了沙发上。


吃饭的时候李熏然再次展现了狮子本色,手起筷落毫不留情。


凌远一边看她一边吃,没注意多吃了半碗饭。


然后李警官主动要求洗碗。


凌远自是没有拒绝,只是悄悄监了工。


洗得还行。


“凌院长你能不能对我有点信心?”


李熏然像是背后长了眼睛,头也不回道。


“我对李警官的业务能力相当满意。”


凌远想起她上午干脆利落把人摁地上的样子,真诚道。


“做饭不行,干别的家务还是没问题的。”李警官试图说明自己还不是那么没用。


“李伯母做饭一定很好。”凌远道。


“你怎么知道?”


“不然你怎么不会做饭?”


“好吧听上去很有道理。”李熏然垂头丧气,“瑶瑶做饭都比我好一大截,我妈也嫌弃我不会做饭。”


凌远很想伸手给她顺顺毛,不过这回他管住了自己的手:“不会做饭其实也没什么关系。”


“真的呀?”


“当然。”凌院长笑得起褶子。


李熏然当即又高兴起来,麻利地擦好碗。


“去看眼你房间吗?我已经把你行李放进去了。”


“好。”


凌院长好贴心!


李熏然心想。


凌远把她带到楼上,开了扇门。


“这间是我的。”凌远指指对面的屋子,从口袋里掏出一枚钥匙,“虽说你这几天要一直跟着我,不过还是给李警官应个急,要是我真被捅了还劳烦你帮我拿东西。”


李熏然一听这话当即不乐意了,抬头盯着他的眸子,不满道:“刚刚是谁夸了我的业务水平啊?凌院长对我没信心也该相信季队的眼光吧!”


“是是是,我说错话了,我绝对相信李警官的实力。”


凌远回望她。


两人忽然陷入了沉默。


“要吃水果吗?”


李熏然大约是觉得方才那种口气不合适,先开口。


“好,我在楼下书房看文件。”


“嗯,我等会儿给你送过去。”


李熏然先一步噔噔噔地下了楼。


坏了,该不是把人吓着了?


不过等李熏然真送了水果进书房的时候凌远就不担心了。


“凌院长这个火龙果特别甜!”


李熏然把果盘搁在他书桌上递给他一个叉子,期待地看着他。


凌远保存了刚打的文档,接过叉子尝了块,扬扬眉毛,道:


“没那么甜啊。”


“不会吧。”


李熏然不相信,又尝了块:


“明明很甜的!”


“我尝着没那么甜啊。”凌远也跟着又叉了一块,道。


“怎么可能!”李熏然不信邪。


凌远瞧她这样子终于笑出声:“甜,甜得很。”


“你骗我!”李熏然噘嘴。


“我就想让你多吃点。”凌远微笑。


李熏然耳朵通红,逃出书房:“我……我看电视去了。”


7


到了该睡觉的点儿——单纯字面意思——凌远出了书房,瞧见正坐在沙发上啄米的李警官。


凌远在她身边坐下,沙发凹了一块,李熏然跟着一晃就清醒过来。


“凌院长,你好了啊?”


她转头看他,眼睛蒙着水汽,声音带着困意有点鼻音,黏黏糯糯的。


“嗯,怎么不先睡?”凌远低声。


“我怕你有什么要我注意的还没交代,但是又不好打扰你。”


李熏然伸了个懒腰,身子软软的像极了被认为是流体的猫科动物。


“我没什么要交代的。”凌远觉得“交代”这词儿一经她口就让人心虚,道,“快去睡吧,你先洗。”


“好!”


李熏然站起来就晃晃悠悠地往卫生间去。


“诶,你拿睡衣了没有?”


凌远见状不妙连忙提醒。


“哦,还没。今天凌晨出任务,没睡够脑子有点昏。”


李熏然回头朝她傻傻地笑。


凌远失笑:“好好休息。”


8


第二天早上,凌远照例早起,“叮叮当当”地做了两人份的早餐,上楼准备把李熏然叫起来,正巧碰上她开门出来。


“早上好,凌院长。”她揉揉眼睛。


凌远的视线在她身上那件印了飞天小女警的睡裙上逡巡片刻,抬眼朝她一笑:“早上好,李警官。早饭做好了,正准备叫你。”


“凌院长我是不是应该倒付你房租啊,感觉怎么算都是我赚了。”她挠挠头。

“你帮我做家务的话住多久都可以。”


“行!”


“先去洗洗来吃饭,等会凉了。”


“好呀。”李熏然两眼放光。


吃完了饭,两人一起上医院。


刚到停车场李熏然接了个电话,随即应了几声。


“凌院长,”她转向凌远,一脸公事公办,“同伙都抓到了,您的危险暂时解除了。”


“你们效率好高啊。”凌远笑得有点干,停好车。


“您的身份有点敏感,不能出事。”李熏然看着凌远,道。


凌远抬头望她漆黑的眸子。


心灵之窗?


窗外阳光灿烂,里面却似乎有些混沌。


“那个……”凌远细细看着她,欲言又止。


“怎么了?”李熏然眨眼,同样不着痕迹地观察他,“凌院长,你有问题就问吧。”


她不觉得凌远的好奇心有什么错,毕竟他和这案子有直接关系,何况她给他的信息确实不多。


“你……能不能搬来和我一起住?”


凌远开口就是这么一句,连他自己都没想到会说得这么直接。


“啊?为什么?”李熏然应变能力再好也有点措手不及。


“我一个人太寂寞了,我觉得你也很寂寞。”


“我寂寞?”李熏然反问。


“嗯,你不寂寞吗?”


李熏然默然。


“来吧,就当是陪我吃饭。”


凌远在赌。


李熏然不声不响地划开手机,翻出一个号码:


“喂,妈,这段时间我暂时不回来住了……呃,也不是任务,就是懒得开车,最近太累……我会照顾好自己,您放心……我没事,您想想,那案子都过去多久了,我出院又多久了,您别瞎想……您别找爸麻烦啊……好好我尽量不吃外卖不吃大排档不吃火锅麻辣烫……行了,我挂了。”


李熏然挂掉电话,手指无意识地在桌面上来回划了几遍,回头朝他眨了眨眼睛:


“凌院长,您说只要做家务想住多久都可以还算数吗?”


“算。”凌远微笑。




【TBC】


……………………


喜欢海底小纵队和飞天小女警的其实是我。。。。


评论(28)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