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鲤(*/ω\*)渣渣灯

二三次两栖动物
写一点文(楼诚)
不写不看RPS及lolita
衍生/性转/可逆不拆
立志做个好画手/追求无性别主义
锐恐/精分/毒舌/神经
养老不上号,不定时出没

请用具体事例解释下列语句的含义(一)【凌李】

原题为,老夫老妻三十题,根据时间线个别有改动,来自百度

命题作文练习,纯为发糖

以后一定少立flag

正儿八经的目录

感谢阅读






1.习惯性吻别


工作日清晨,闹铃大响。


李副队三天不着家换回来一个休息日,凌院长可还是要正常上班的。


凌远洗漱完照例做好早餐,把李熏然那份馄饨装进保温桶,一个人慢条斯理地吃完。


然后走到门前换鞋,在镜子前理了理领带。


楼上忽然跌跌撞撞地跑下来个人,把自己摔进凌远怀里。


“怎么了?”


凌远好脾气地揉揉他的卷毛。


李熏然也不回答,仰着脸半闭着眼睛不知道在等什么。


凌远了然,低头认认真真地在他唇上印下一吻。


李熏然满意地笑,到底也没正着眼看他,又摸回楼上。


2.感觉迷茫的时候


那是他们第二次见面的事了。


凌远刚送走冯缈,不想回家,在江边长椅上枯坐,手边是一提啤酒。


他一罐一罐地开,又一罐一罐地喝。


“凌院长?”


李熏然都不敢认。


“嗯?李警官?”


凌远抬头看他,眼神相当清明,冷静又淡漠。


“你家住哪儿?我送你回来。”李熏然道。


“……我没有……家。”


凌远眼神里现出些无助困顿来。


“凌院长,您能跟我说说吗?”


李熏然把他边上的空酒罐拢到一边,笔挺地坐下,朝向他。


凌远望着他,望得空茫,似是隔了千山万水。


再远也是抵不过私心自起。


“李警官,您能每天都听我说么?”


3.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休息日上午十点三十七分。


凌远狠着心把李熏然从被子里挖出来。


“再怎么睡懒觉也不兴这么睡的,去,擦地。”


“亲一下。”李熏然死皮赖脸地索吻。


他要,凌远自是给的。


要干肯定是干好的,李熏然撅着屁股卖力地擦地板。


凌远刚炖上汤,抱着笔记本坐在沙发里。


放着安逸的书房不待,由着满耳“咚咚”的脚步声,还不就是为了多看他几眼。


“我擦完了,要检查吗?”


李熏然骄傲地邀功。


凌远眼神一挑:“过来领赏。”


李熏然凑过去,被拽着家居服拉低了身子咬耳垂,呼吸声尽数落入耳中,还伴着低低的气声:


“我真是想把你绑在我身边。”


4.学会了你擅长的事


晚上李熏然抱着手机刷微博,不时盒盒地笑。


凌远切了橙子端过来,玻璃盘子和茶几撞出清脆的声响。


“看什么呢?”


“还不就是微博上那点东西。”


李熏然伸手拿了片橙子,漫不经心道。


“说起微博,忽然想起医院里小护士在念上头一句话,说什么喜欢一个人多多少少都能学会点对方擅长的事。”


“那你学会什么了?破案子还是打架?”李熏然挑眉。


“我学会爱,学会爱你,像你爱我那样。”


5.发现信件盒子


李熏然出差。


凌远难得没事,忽然也不想给自己加班,做完了家务就收拾房间。


整理了半天,从房间床头柜里发现了除套子润滑剂以外的东西。


是个漂亮的喜糖盒子,停着纸镂的蝴蝶,塞在最里面。


嗯,好像是简瑶的喜糖。


尽管明知道他俩之间早没什么多余的感情,凌院长还是有点吃飞醋。


他随手摇了摇,里头似乎还有东西。


凌远担心还剩下没吃的糖,打开来看却只有几张或硬或软的纸片。


一张他办公桌上常备的便签,上面是他的手机号。


一张粉色的心形卡片,是凌远放在玫瑰花里表白用的。


一张黄色的便利贴,写着“冰箱里有饺子记得煮了吃”。


其实都是些鸡零狗碎的东西,或者说,是他们相识相遇到相爱的点点滴滴。


凌远轻笑,把盒子原样放好。


6.睡前故事


受伤对李警官来说早已是家常便饭。


只是这次严重了点。


凌院长自觉前来陪床。


李熏然躺在病床上无所事事,盯着凌远发呆。


“不早了。”凌远终于从电脑屏幕上移开了视线,“你该睡觉了。”


“好吧。”李警官有点沮丧,明显是还不愿意睡。


“听话。”凌远拍拍他脑袋。


“那……给我讲个故事吧。”李熏然眨眨眼睛。


“好啊。”凌远失笑,“那你想听什么故事呢?”


“嗯……勇者打败恶魔的故事。”


“勇者和恶魔……我想想。”


凌远坐到他床沿上,缓缓开口:


“很久以前,有一个勇者,他长得非常英俊,眼睛很大。他勇敢无畏,无论遇到什么危险,他都奋不顾身,勇往直前。


“有一天,勇者听闻,在遥远的嘉林山上,有一个恶魔,他冷漠自私,总是伤害过路人,还一分一厘地榨取他们的价值。于是,勇者决定,前往嘉林山,除掉恶魔。


“经过艰难的长途跋涉,勇者到达了嘉林山。他稍作休整,一鼓作气向山顶的恶魔宫殿前进。


“可令他困惑的是,上山的路途异常顺利,毫无阻拦。他进入了宫殿,恶魔独自一人坐在王座上,看着勇者,开口:‘欢迎你,勇者先生,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人类了。’


勇者觉得非常惊讶,道:‘可是传言说你伤害了很多过路人啊!’


“‘是么?可是都没人愿意到我的山上来啊。你愿意留下来陪我吗?’恶魔魅惑地笑。


勇者觉得恶魔并没有那么坏,而且对他很好,于是就留了下来。


然后,仿佛是顺理成章的事,他们相爱了。”


李熏然忍不住插到:“爱上恶魔听上去不是件好事。”


“是的。”凌远郑重地点点头,“所以消息传开以后,有更多的勇者准备上山来,他们认为勇者是被恶魔迷惑了心智,他们打算救出勇者,杀掉恶魔。悲剧开始了……”


李熏然有点急切地抓住凌远的手,打断他:“剩下的我来讲吧。”


“好。”凌远应道。


“冲动的勇者们冲进了宫殿,但是宫殿里空无一人。勇者和恶魔已经离开了。


“又过了很久,有人见到勇者,问起他当年的事。勇者说:‘在我和他的相爱的那一刻,这世上就已经没有恶魔了。最可怕的恶魔,从来不是他,而是内心的孤独寂寞和旁人的误解。现在有我陪着他,就不会再有恶魔了。”


故事结束,两人相顾无言。


凌远先打破沉默:“故事讲完了就快睡吧。”


“凌远,我会永远陪着你。”李熏然看着他,眼睛亮得吓人。


“嗯,我也是。



【TBC】


评论(10)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