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鲤(*/ω\*)渣渣灯

二三次两栖动物
写一点文(楼诚)
不写不看RPS及lolita
衍生/性转/可逆不拆
立志做个好画手/追求无性别主义
锐恐/精分/毒舌/神经
养老不上号,不定时出没

李警官不知道为何他们在沙发上就搞了起来【凌李】

通篇打满了ooc的水印,一发完

过去式无婚姻实质的凌林出现,请避雷

并没有标题那么傻白甜和ooxx,主要关于前任问题

勉强可一同归为吃醋问题系列专注发糖的傻白甜请移步李警官仍未知道庄医生为何送来一瓶拉菲【庄季|凌李】

随附我兮 @君不见兮 同梗文【凌李】遇见自己的前任(一发完)


请不要对林小姐抱有任何恶意,都是凡人而已

感谢阅读

正儿八经的目录




0


凌远的电话忽然响了,他从白大褂里翻出来一瞧,微微皱了皱眉。


林念初。


他下意识抬头扫视一圈,随即自嘲地笑笑,李熏然这时候自然是不会在医院里的。


“喂。”


“是凌远么?”


“是我,有什么事么,念初?”


凌远有些紧张。


“我回国了。”林念初深深吸了口气,停顿了一会儿,“能见一面吗?”


“你有什么事,在电话里讲就好了。”


1


凌远下班回家,照常做饭,等着自家的小警察。


自家的。


多好。


“咔嚓”一声,李熏然推门进来,扶着鞋柜脱了鞋,连拖鞋都来不及套就往凌远身上扑,大长腿也非要跟着往人身上缠。


“哎哎哎,悠着点,我这么大年纪了。”


凌远笑眯眯地接着人,拍了拍小孩儿的屁股。


“年纪大了腰不好啊?”李熏然埋在他肩侧,不怀好意道。


“腰好不好你还不知道吗?”凌远轻声回道。


李熏然被闹了个大红脸,扭着身子闷声说他欺负人。


“好了好了别闹了,吃饭。”


凌远深怕被他扭得走了火,把人放下来。


如果说,这两年凌院长体力上去了的话,那一定是李熏然日日陪练的功劳。


吃完饭李熏然抱着手机刷微博,凌远难得没在他那堆文件里寻死觅活,忽然问他:


“要不要出去走走?”


“好啊。”


李熏然今天在办公室打了一天报告,脑力活动是够了,体力却过剩,麻溜地站起来。


这一片都是居民区,这时候路上已经有点冷清了,亏得两位穿着长相正气凛然,不然像这样漫无目的地瞎晃荡,是要被请去派出所喝热茶的。


天气刚开始转冷,秋风有一阵没一阵,磨磨唧唧像个小姑娘,装嫩的李大小伙穿的套头卫衣,脖子凉嗖嗖的。


“熏然。”


凌远的声音穿风而来,似乎是给磨出了几分喑哑。


“嗯。”李熏然挑人行道上的灰色地砖踩着,玩儿得不亦乐乎。


“我……明天要去跟念初见个面。”


“谁?”李熏然头也不抬,问了声。


“林念初。”凌远愣是没敢把“前女友”三个字讲出来。


“哦,那个去援非的林医生呀。”李熏然恍然般地抬头,朝他一笑。


就是那种他一笑你感觉世界都亮了的笑法。


“嗯,我前女友。”凌远到底内疚,终于说出来。


“我知道啊,你见就见嘛,怎么搞得像我在审你似的。”


李熏然笑得云淡风轻,又专心回去踩地砖。


凌远别开脸,李熏然不在意应该是好事,可为什么人不在意他也不痛快,比看他吃醋还不痛快。


“差不多回去吧,天冷了。”凌远道。


“好。”李熏然欣然而应。


2


医院外的一家咖啡馆。


凌远与林念初相对而坐,两个人之间的小桌上摆着两只杯子,其余再没了,有点冷清。


“真是没想到,你也会有不点咖啡的一天。”


林念初看着凌远面前那杯红茶,选了这么一句开场白。


“嗯,我那位不让我喝太多咖啡。”凌远浅笑,“你这几年过得还好么?”


“还不错,”林念初一边回忆一边点着头,似乎并不在意凌远口中的“那位”,“援非结束后没多久我去了美国,待遇很好。”


“我听父亲说了。”

凌远说罢,不知该如何把谈话进行下去,两个人很是沉默了一阵。


“你……回国找我有什么事么?”凌远问。


林念初抬起眼,没有回答,她该怎么说她还心心念念地记挂他,她该怎么说她这些年回忆了他俩的过去无数遍,她该怎么说,她想再看他一眼,逼自己一把早早了结。


虽说都是成年人了,晓得怎么样都是回不去的,但要真真正正地放下着实不易,“看看对方过得怎么样”这种想法不能说人人都有,可也是不少的吧。


或许是心怀愧疚,又或者是不甘,再加一点希冀。


“就是回来见几个故人,我们要办个聚会,你来么?都是老熟人,快要散了,好歹聚一次,说是带上家属最好,互相见个面,以后也好照应。”其实是她想见见凌远的现任才对。


林念初大约是要比他更重情些吧,反倒显得他冷淡,有了新的妙人儿也不晓得顾一顾旧友。


“哦,我忘了,你这还要先回去问问那位的意思吧?”


林念初见他久不回答,精巧的手指捏了咖啡杯起来,也不喝,垂着视线瞧杯子里的棕褐色液体,任那白气儿在她眼帘处缭绕。


“我晚上给你答复。”凌远道。


“不来也没事的,我会去解释。”林念初笑。


现在可不如当年了,他哪里还人人羡慕。


凌远自嘲地笑笑。


然后双方客气地告辞。


红茶也没有喝多少,重要的是那句话。


凌远想。


3


“我有个聚会,让带家属。”凌远跟李熏然打电话报备,“都是熟人,有些你已经见过了。”


“好。”李熏然这边正叼着荔枝棒棒糖,答应得爽快,继续打报告。


“念初也要去的。”凌远连忙补充。


“哦,那我也顺便见见。”李熏然挑了下眉毛,道。


“……好。”


凌远挂了电话。


说真的凌远宁可李熏然不去,甚至是冲他发脾气,骂他跟前任藕断丝连也没关系。


他反倒害怕李熏然不在乎。


这是真不在乎他和林念初的事,还是不在乎他?


他心里头常常阴暗地想把李熏然给关起来,可或许,他更喜欢被李熏然关起来吧,把他看得死死的,只给水给饭给上,不让工作不让见别人不让触碰阳光,直把他逼出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来才好。


兴许那样才能让他觉得他是他的。


凌远在心里昏天黑地胡思乱想,李熏然自是没知没觉,吃了饭兴味盎然地帮他挑西装。


“你怎么比我还开心?”凌远由着他拿着两套西服在他身上比,试探道。


“怎么了?你不知道我喜欢热闹呀。”李熏然歪歪脑袋,把手里一套挂回衣柜里,另一套塞他怀里,“就这个吧,换上我看看。”


4


到了聚会地点,凌远正想着找个还算有联络的熟人套几句话,林念初已经朝他而来。


她不动声色张望了下他左右,没瞧见传说中的“那位”,微笑道:


“就你一个?”


“嗯,他有事要等会儿才到。”凌远局促地笑了下道。


“不来也没事。”


不知是凌远多心了还是如何,他瞧见林念初的笑容竟觉着自己这是被抛下了,又成了孤家寡人一个。


如同过去的千千万万个日夜一样


想让他来,又不想他来。


人就是那么矛盾,真是难弄得很。


又有几位老友见了他围过来,恭维了几句,也摆出副找他家眷的神情来。


不过这回未等他解释,身后已有人唤了他一声:


“老凌。”


长手长脚样貌英俊的年轻男性走过来,刻意擦着凌远的身子越过他,气场全开地自我介绍:


“抱歉来迟一步,我是李熏然,市局刑警副队长,凌远的爱人,幸会。”


于是空气又开始流动,该敬酒的敬酒,套近乎的套近乎。


凌远被拉去喝酒,李熏然工作性质特殊不便饮酒,低声嘱咐他少喝些,随即又自来熟地笑骂谁要给凌远灌酒请他进局子喝茶解酒,接着自然得和不胜酒力的林念初留在桌上。


“您是林医生?”李熏然挑眉。


“是的,李副队长。”林念初笑了笑。


“很高兴认识您。”


李熏然的笑容介于客套和熟稔之间,伸手道:


“听老凌提起过,很高兴认识您。”


林念初便握了握,有些冒昧地开口:“李副队长不介意我的身份么?”


“介意?”李熏然眯着眼笑,手肘搁在桌上,十指相错,腕骨的线条流畅有力,“为什么要介意?我也是有过其他感情经历的人,过去就过去了,人要向前看,有什么好介意的?”


林念初喝了口果汁,有些羡慕地看着他,轻声道:“我确实是比不上你。”


“没有什么比得上比不上的,感情这种事,实在不好讲输赢,非要讲,那也是两败俱伤。”李熏然眨眨眼。


“也对。”林念初点点头。


“多谢你以前照顾老凌。”


“谈不上我照顾他,”林念初低头理了理裙摆,又抬起头,“希望你以后能照顾好他。”


严肃如一次重要事务的交接,这也算了结一份执念了。


5


席散归家,凌远喝得还是多了,进门就绷不住往李熏然身上凑,话却说得恶狠狠:


“老子真是想把你关起来。”


“拘禁犯法。”李熏然心情出奇地好,捉着他下巴道,“诶,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够爱你啊?”


凌远一愣,下意识摇头。


“别跟警察撒谎。”李熏然拍了拍他有些泛红的脸,“我可没功夫去跟你前任吃醋,天天那么多正义等着我去伸张。再说了,我喜欢你还来不及,怎么还会揪着你以前的事情念念不忘。你呀,也是心思重,人都叫我睡了那么多次,早归我了,还怕什么?这可赖不掉。”


凌远听得发懵,回过神把人摁在沙发上亲:


“那就再赖不掉一点吧。”


说到底,还是眼前这位抓得准他。


凌远可以把他关进自己的世界,可他能把凌远关进自己的心。


 

【END】


评论(5)

热度(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