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鲤(*/ω\*)渣渣灯

二三次两栖动物
写一点文(楼诚)
不写不看RPS及lolita
衍生/性转/可逆不拆
立志做个好画手/追求无性别主义
锐恐/精分/毒舌/神经
养老不上号,不定时出没

李警官,别忘了(五)【凌李性转】

李警花注意!!!

偏日常,ooc bug

有我兮 @君不见兮 给的梗不过没写好

我睡午觉去了,深陷军训无法自拔。。。


悄咪咪的性转目录

(一)   (二)  (三)  (四)  

感谢阅读!





12


祁年觉得混混沌沌,一会儿听见他领导骂他,一会儿看见李熏然朝他笑。


一道锐利的白光刺破虚空,祁年终于睁开眼睛。


模糊之中,他似乎真看见了李熏然,忍不住抬了抬手。


“你醒了呀!”


李熏然惊喜地笑,按铃叫护士过来。


祁年看着他这样笑,也想跟着笑,可是没什么力气,只是眨了下眼睛。


他忽然觉得这一刀也没有白挨。


清晰的脚步声忽然由远而近,祁年视野里出现了一位面色沉稳的医生。


“醒了就好。”他微笑,转向李熏然,“我带了午饭,一起吃吧。”


“那祁年怎么办?”


“他还不能吃东西,小傻瓜。”医生温和道。


祁年还说不出话,但听力基本恢复,甚至辨认出这个医生的声音跟他之前和李熏然通话时听到的相同。


“祁警官,这是凌远凌院长。”李熏然介绍道。


祁年眨眨眼示意了下。


凌远在边上开了保温桶,递给李熏然一碗饭,她接过来忽然道:“对了,吃完饭我要给祁年擦个身子。”


“啊?”凌远脸上写满了不乐意。


给我擦你不乐意干什么?!


祁年腹诽。


凌远不好明目张胆拦着李熏然,等她打了热水回来,电话碰巧就响了,在凌远眼里那电话简直是救了命。


李熏然一面擦手一面往走廊去,没几分钟又回来:


“我要回局里一趟,祁警官你好好休息,我下班了再来看你。”


“你去吧,”凌远道,“我午休还没结束,我帮他擦。”


“好呀,谢谢你。”


“嗯,没事。”凌远微笑。


两人目送李熏然出了病房,回头相视时脸色都垮了下来——当然,祁年脸色本就差得厉害,其实也看不出区别。


凌远还真是说到做到,当即解了祁年的病号服,回身去绞毛巾。


“您……熏然是什么关系?”祁年有气无力地开口。


“没什么关系,她只是住我家。”


凌远的语调很是有暗示意味。


祁年眨了下眼,心里已经开始脑补各种李熏然被凌远强迫的可能性,活脱一出相爱却被反派拆散的苦情大戏。


“您和熏然……怎么认识的?”他又问。


“她从香港回来进了我们医院。”凌远耐心道。


“哦。”原来认识时间不比他长。


“祁警官好像,很喜欢熏然?”凌远忽然道,脸色不阴不阳。


“喜欢,很喜欢。”要不喜欢他才犯不上主动跑来找薄靳言。


“嗯,”凌远点点头,“我也是。”


等一下,情敌相见分外眼红的戏码怎么变成惺惺相惜了?


他可不能被迷惑。


“我会追到熏然的。”


“是么?”凌远笑得不以为意。


“我会赢的。”祁年有点躁。


“什么‘赢不赢’?!”凌远沉了脸,“她是我们用来比试的标准么?”


祁年不由语塞。


“咳,”李熏然的声音忽然而至,“你们这是聊什么呢?”


两人回头,见她走进病房,四下打量。


“是不是东西忘了?”凌远直起身,温和道,“我帮你找。”


“不用——啊,在这儿。”


她抓起柜子上一个小本儿放进口袋。


“对了,祁警官,你哥哥祁越先生下午就要到了,我傍晚来看你的时候会顺便送他过来。”李熏然走到门口,又停下来,“还有,凌院长,祁警官有人照顾的话今天晚上我们一起回家吃饭吧。”


“好,我在这儿等你。”


13


傍晚李熏然带着一位身形相貌和祁年颇为相似的先生进了病房。


凌远就在屋里等着,换好了常服。


“凌院长,这位是祁警官的兄长祁越先生。祁先生,这是凌远凌院长。”李熏然笑着介绍道。


“嗯,多谢几位照顾小弟,改日请几位吃饭。”祁越客气又感激地微笑。


“没事没事,祁警官是我好朋友,照顾是应该的。如果没什么事,我和凌院长先走一步?”李熏然道。


“不必麻烦了,非常感谢。”祁越欠身道。


“嗯,明天我会再来看祁警官的。”李熏然又朝病床上的祁年招了招手,“下午再见。”


凌远跟着李熏然出了病房,带上门,边往停车场走边问:


“晚上想吃什么?”


“您定就好了呀。”李熏然笑眯眯地回头看他。


“你跟着我去买菜吧。”


“好的呀。”


两个人悠闲地进了超市,凌远挑了菜,一回头李熏然已经提着两袋薯片回来了。


“凌院长……”


李熏然被凌远盯得有些心虚,可怜巴巴地缩了缩。


“只许买一袋。”


凌远心软,强守底线。


然后回家,做饭,吃饭,一切平淡无奇,却又与以往全然不同。


真是难得的安逸日子。


凌远想着进了浴室。


刚淋完澡,他惊觉没带睡衣,于是草草裹上浴巾,拽了条干毛巾擦着头发,出去找衣服。


“咔嚓!”


抱着薯片的李熏然看着半裸上身的凌远,波澜不惊地又往自己嘴里塞了两片薯片。


凌远被她饶有兴趣的打量看得发毛。


嗯,凌院长很瘦啊,不过肌肉线条真好看,呀,居然还有腹肌,头发放下来特别年轻。


“没事啦,我经常见,别不好意思,您也见得多了吧。”李熏然见他发愣,不禁莞尔。


凌远心说这见的都是尸体吧,有些尴尬地笑笑,摸进自己的房间找衣服。


等他换完衣服下楼,李熏然已经窝在沙发上的玩偶堆里玩手机了,茶几上还剩着半袋薯片。


“不吃了?”凌远找出零食夹,问道。


“想给您留来着。”


李熏然抬眼,睫毛沉沉地压着她的双眸,可压不住星光。


“我不吃这个。”凌远用夹子封上薯片。


“嗳,那我继续吃。”李熏然直起身伸出胳膊。


“今天不许吃了。”凌远躲开她的手,睨她一眼,把零食放进柜子。


“好吧……”李熏然讪讪地乖巧坐好。


“要吃水果么?”凌远觉着好笑,坐在沙发沿儿上看着她。


“好!”李熏然眼里一亮。


没等凌远端着水果走出厨房,李熏然就接起了一个电话,边讲边往门边去。


“我有个案子,立马得走。”李熏然穿上鞋,朝凌远解释,“您先睡,估计今晚上不会回来了。”


凌远点点头,应道:“好,你小心点儿。”


“哎,你过来点儿。”李熏然朝他招招手。


凌远照做,看着她从盘子里捡起颗草莓咬了个尖儿。


她嘴唇上沾了汁水,亮晶晶的,眼睛也亮晶晶的,乖顺,惬然,若有似无的贪,掩藏着即将出鞘的锐利。


他转手“砰”地把盘子搁在鞋柜上,几乎是压着门板又把她搂怀里,摁着她后颈。


“我等着你。”


他压着几近溃堤的情绪,轻声细语。


“好的。”李熏然拍拍他的背,再他耳边落下半吻安抚。


怕和爱,早了然于心。



【TBC】


评论(17)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