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鲤(*/ω\*)渣渣灯

二三次两栖动物
写一点文(楼诚)
不写不看RPS及lolita
衍生/性转/可逆不拆
立志做个好画手/追求无性别主义
锐恐/精分/毒舌/神经
养老不上号,不定时出没

【凌李】李警官仍未知道自己将会被上(甜一发完/虐梗变甜企划)

所选题目:我跳下去了你却在犹豫

清水,ooc,傻白甜

很高兴能和大家联文发糖XD

不过感觉自己和别的太太格调差了一大截啊啊


悄咪咪感谢 @君不见兮 的建议

食用愉快



休息日。


李警官和凌院长共同的休息日。


比登天还难凑到一起的李警官和凌院长共同的休息日。


然而,李警官却决定把这珍贵的假日花在一个刚开业的游乐园里。


凌院长当然,也只能无条件支持。


说真的,他这把年纪了,光看着那些个过山车海盗船呼呼开过去都直犯晕。


不过李警官相当贴心,由着凌远在那些设备的出口等他,自己乐颠颠地玩儿。


到傍晚的时候,李熏然已经把几样刺激的都过了一遍。


“诶,老凌,要是别人问你你来游乐园干了什么的时候你怎么说呀?你可什么都没玩。”


李熏然抱着半桶爆米花,说完扔了两粒进嘴。


“光付账递水了呗。”凌远笑得满脸是褶。


“嗳,我们去坐旋转木马吧!”李熏然两眼发亮,兴致勃勃道。


然后凌院长义正言辞地拒绝了。


他可不想混在一群张着胳膊假装自己在飞的年轻姑娘和小孩子里干那么跌份儿的事。


“白马王子居然不肯骑马!”


李熏然不满地瞪他一眼,四下一望,抬手指着不远处的斜塔,带着报复意味的口气,道:“我想玩那个。”


凌远眯眼一看,不禁倒吸了口气。


是蹦极。


“……好,我在下面等……”


“明天你陪我上去。”李熏然眨着圆眼看他。


“……只是陪你上去的话,行。”凌远被攻陷,点点头。


“好耶!”李熏然欢呼。



 

蹦极最合适的时间是在早晨,凌远做了一晚上心理建设,第二天早上他打起精神叫醒了李熏然。


李熏然雀跃着上了斜塔,尽管他的职业使他常常经历肾上腺素的冲击,但这项勇敢者的运动还是令他有些激动。


由于两个人都没有弹跳经验,他们只得放弃颇具浪漫色彩的双人跳,一个一个来。


很快两个人身上都绑好了绳子,工作人员打量了他俩一遍,问道:“你们谁先来?”


“他!”李熏然抢先道。


凌远一脸懵逼,还没等他有什么异议李熏然把他推了过去。


“等、等一下,我不跳啊!”凌远缓过神来。


临要跳了却忽然又开始犹豫的人工作人员见得多了,并不当真,仔细地检查了一下设备。


“熏然!”


凌远转头朝在场的人民警察求救。


“没事的,老凌,你跳了等会儿我也要跳的。”


“熏然,我这一把年纪了……”


“你爱我么,爱我你就跳。You jump,I jump!”李熏然卖出了一句英文,半哄半骗道。


搁平时凌远一定会半真半假地夸奖他一番顺带偷个香,不过眼下他可没这心思,碍着面子不想太怂,看了眼跳台下头,又转头强作镇定地望着他,哀怨又可怜。


“不跳就分房睡!”


李熏然使出了杀手锏。


“好好好……”


凌远当即认栽,在新手建议的前扑式和后跃式里果断选了视觉冲击小很多的后跃式。


“加油老凌!”


李熏然朝他挥手。


早上有些凉,风还大,凌远有些绝望,视死如归地挪到跳台边缘,抖抖索索地抱着自己的胳膊,意味深长地看了李熏然一眼,闭上眼,胸膛起伏十数下,往后一倒。


他一下就从李熏然视线里消失了,尽管有心理准备,李熏然还是有些慌,连忙趴到围栏边上看。


凌远在他眼里只有小小一点,隐约有他的声音传上来。


他忽然有点腿软。


凌远确实在尖叫,激素指挥心脏加速,血液奔流,耳边的风肆意呼啸。

那几十秒他简直无法思考,丢掉了他的思维。


凌远回到跳台站上实处,扶着栏杆喘气,试图让自己的心跳平静下来,大脑一片空白,四肢无力。


他有些失神,他很少会恍惚到这种程度。


自家爱人已经朝他扑过来。


他忽然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老凌你怎么样?”李熏然钻进他怀里。


嗯,应该是梦想成真才对。


凌远抬起胳膊虚虚搂着他的腰,气息还不稳,抵着他额头低低道:“没事没事……好像……也就那么回事。”


“哦。”李熏然点点头,完全不见方才兴奋的样子,安静得反常。


“该你了。”他拍拍李熏然的腰。


“我不想跳了……”李熏然咬着下唇。


“怎么了?”凌远起了逗他的心思,笑道,“刚刚谁说要陪我的呀,‘You jump,I jump!’,哦,我还没夸你讲了英文。”


“我不跳!”李熏然收回环着他腰的胳膊。


“怎么了?你不跳也给我个理由呀。”


“我们分房睡吧,我不跳了。”李熏然抬眼瞪着他,不知为何让人觉着他有点紧张。


“别别别,”凌远意识到李熏然这是认真的,连连道,“咱不跳,咱不跳了。”


凌远把他摁进怀里,一下一下拍着他的背。


围观全程的工作人员表示这是在蹦极台上狗粮发得最狠的一位。




下了斜塔,李熏然忽然又抱住凌远。


“怎么了这是?”凌远觉得奇怪。


“老凌你说我坐了过山车海盗船摩天轮怎么都没发现……我恐高呢……”


“嗯?你恐高?不会吧?”凌远有点惊讶,皱了皱眉。


“我也不知道我警校训练怎么过的你跳下去以后我看了眼真的特别特别害怕老凌对不起我很爱你可是我真不敢跳。”


怀里小家伙连珠炮一般不加停顿地讲,凌远觉得好笑,搂紧他:“没事儿没事儿,我知道你爱我。”


李熏然还是觉得丢人,把脸埋他怀里不肯抬头。


“你要还是觉着不好意思……咱们去坐个温和又浪漫的?”凌远用眼神示意了下。


高大的摩天轮耸立于前方。

 

摩天轮上升并不快,李熏然心有戚戚,时不时看眼窗外。


“别看了。”


凌远拉住他的手,道。


“啊?”


李熏然一回头,就被吻住了唇。


据说,如果和爱人牵着手通过摩天轮的最高点,就能和爱人永远在一起。


真是矫情。


李熏然想。


可明明那么美好。


凌远觉出对方走神了,咬了咬他的舌尖,不再留情,直往深处去。


诶,说好的牵手通过呢,怎么变接吻通过了?


都没来得及好好看点景色啊。



 

下来的时候李熏然想起凌远失控的尖叫,还是觉得对不起他,说以后再也不拉他胡闹了。


“你觉得内疚的话,要不补偿我一下?”凌远趁机道。


“好老凌你要什么都可以就是别生我气我不是故意骗你跳的。”


“什么都可以?”凌远笑眯眯地反问。


“啊?”李熏然一愣,直觉告诉他自己中了圈套,“不是我的意思是……”


“可别反悔。”


李熏然欲哭无泪。


凌远立刻带着李熏然回到市区,接下来的事情,根据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不予显示,不过用博大精深的中文概括起来也就四个字——


白日宣淫。

 

 ————————


彩蛋1


“老凌,我们下次再去游乐园吧。”


“好,我先在家里教教你怎么‘克服恐高’吧。”


“诶,等一下……!”

 


彩蛋2


“听说你和李警官去游乐园了?玩儿了啥?你不会光给李警官递水了吧?”韦天舒道。


“蹦极。”凌远横他一眼。


“啥?”


“我玩儿了蹦极。”


韦天舒想象不出凌远那张扑克牌脸崩坏的样子,觉着继续想下去可能会做噩梦,还是决定不想了。



【END】


评论(30)

热度(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