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鲤(*/ω\*)渣渣灯

二三次两栖动物
写一点文(楼诚)
不写不看RPS及lolita
衍生/性转/可逆不拆
立志做个好画手/追求无性别主义
锐恐/精分/毒舌/神经
养老不上号,不定时出没

【楼诚】极昼【吸血鬼AU】

ooc,bug,狗血,一发完

私设吸血鬼进化到白天和普通人类无异,吸血鬼私自转化人类犯法

阿诚没被收养,台丽暗示

算是周年文和中元节的【。。。】

 @君不见兮 的点梗嘿嘿嘿

【发都发了又来改个名= =】





1


明总裁翻拢了最后一份文件,摘了眼镜,喝了口茶,微微皱了皱眉,拿起电话。


“阿诚,你进来一下。”


几秒后明助理推门进了办公室。


“有什么吩咐,先生?”


“茶太淡了。”


“这是大小姐吩咐的。”明诚道。


“你到底是我的助理还是我大姐的助理?!”


“我是您的助理,也是明家的管家。”明诚颔首。


明楼想起自家大姐,只得虚虚空指他几下,无奈道:“你啊……”


谁叫这是明镜钦定的总裁助理呢?


不过这位助理好像是个人类。


明董事长曾经私下对此表示过遗憾。


“送我去出席汪氏的发布会吧。”


“是。”


“不许告诉大姐!”


“明白。”


2


发布会结束,照例又该推杯换盏。


明楼架着金丝眼镜,挂着得体的微笑与人寒暄。


天色已暗,明楼喝了些酒头疼,只得去休息室坐会儿。


汪曼春见着也跟进来。


“师哥,你到底什么时候能让明氏加入NT计划?叔父问我好几次了。”


“曼春啊,明氏不是我一个人就说了算的,我大姐一直盯着,我不好擅动。”


“是不是那个阿诚?他是明镜派来盯着你的对不对?”


“我想做什么还轮不上他来管我。”明楼眯了眯眼,眸子里闪过几缕血色。


3


“先生,该回去了,大小姐还等着。”


明诚微微欠身,道。


“知道了。”


明楼不耐烦地挥挥手,又转身去和汪曼春甜言蜜语几句,把人哄得“咯咯”直笑,才示意明诚为他穿上大衣。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酒店,坐进黑色轿车。


“打探得怎么样了?”明楼摁着眼角。


“汪家对NT计划的保密级别非常高,只知道这似乎是个牵扯到人类和吸血鬼两方的研究计划,听说,是违反血玫瑰公约的。”


“有猜测了?”


“Nature Transformation,我看过关于这方面的文章。”


“哦?你在哪里接触到的?”明楼难得起了好奇心。


“念书时候,在学校图书馆兼职整理的研究资料里。”明诚从后视镜看了眼明楼,道。


“嗯。”明楼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暂时别对大姐提这件事。”


“是。”


4


明楼回房后,给吸血鬼协会发了加密邮件,申请调用有关NT的一切信息。


“咚咚。”


“进来吧。”明楼关掉邮件发送界面,道。


“先生,这是大小姐要我为您送来的人造血液。”


明诚手中是放了两个血袋的托盘。


“怎么才两袋?”明楼皱了皱眉。


“大小姐说您,该控制一下了。”明诚意有所指道,眼角分明是有笑意。


“可这分明都是低脂的了,怎么还要控制?”明楼不满。


明诚眨了眨眼,道:“先生,您是贵族,当然更加需要注意形象问题。”

“你真是越来越没规矩。”


明楼佯怒,语调却并不像一位少爷对仆人讲出来的。


也对,两个人的关系或许要比主仆要,更深入一点。


5


“怎么样了?”明楼抬眼看向走进办公室的明诚。


“没猜错。”明诚神色凝重地点点头,“刺蔷薇的南田为汪家提供活体生物材料和资金。”


“南田洋子?消息可靠么?”


“是梁仲春那边来的消息。”明诚望向他,“是头疼了么?我给您摁摁吧。”

“好。”


明诚当即绕到明楼椅后,修长的手指刚触到明楼的皮肉,就被扣了腕。

“阿诚,你是什么人?”


明楼的语调淡然,最后略有上扬的语气提醒明诚这是个名副其实的问句。

“我是您的助理,明家的管家。”


明诚微微低头。


“我问,你是谁?”


“我不会对您和明家不利的。”


明诚顺着被他抓着的手,弯下腰在他耳边轻声道,气流嚣张地在他的耳廓打转。


明楼转向他,趁势拽过人来吻他。


6


“清除南田洋子。”


于曼丽念出了收到的指令。


“南田洋子?她不是刺蔷薇的人么?”郭骑云有些意外。


“她在领导一项影响恶劣的反公约研究计划。”于曼丽继续道,转头看向明台。


“制定清除计划吧。对了,我请求与青瓷见面的消息有回复了么?”明台喝了口咖啡,问。


“青瓷拒绝了,说是时机不成熟。”于曼丽答道。


“青瓷在局里是以谨慎出名的,他毕竟是暗线人员,不轻易出面很符合他的作风。”郭骑云道。


“可我真是很好奇呀。”明台微皱着眉,“他对我的情况熟悉得不正常。”


他甩手,一只飞镖扎入立柜上标把的中心。


7


“大姐,我回来了。”


明楼脱下大衣递给明诚,视线直跟着他往楼上去才回头。


“嗳,明总裁终于记得回家吃饭了呀,真是难得。”明镜扬眉酸道,可也难掩眼中的喜色。


“蒙大姐挂心,这不是一有空就往家来了么?”明楼微笑。


“嗳,你天天不着家,还带着阿诚,家里的事阿香都快照料不来了,你要不把他还我?”


“这不好吧。”明楼微微直了身,正色道,“大姐,当初可是您非要把他塞给我的,眼下我们磨合好了您又说要把他要回去。我就算了,您也替阿诚考虑一下,他年纪轻,不该总为着柴米油盐操心,应该在外头历练历练。”


“嗳呀,我说不过你,明大少爷,当初不知道是谁疑心他的来历死活不肯要的。”


“是是,明楼错了,还请大姐割爱?”明楼服软,笑容温柔。


“好了好了,你也别跟我装模作样,快吃饭吧。”


这时候明诚正巧“噔噔噔”地从楼梯上下来,见着两人,有些歉疚:


“大小姐,先生,我妹妹在学校里有事需要我过去一趟,今天晚饭不能在家吃了。”


“嗳,曼丽在学校出什么事啦?要不要紧啊?有什么大事你可别瞒我们啊!”明镜道。


“没什么大事,就是补个手续。大小姐您放心,我今晚上一定能回来。”


“阿诚,你直接把车开去吧,我今晚不出门。”明楼道。


“多谢先生。大小姐,先生,我先走了,您先吃饭。”明诚欠身,拉拢风衣,匆匆出了门。


8


明诚直接到达一处安全屋,换下西装,披盔戴甲,牛皮枪带隔着白衬衣勒出他挺拔精干的身体,黑色风衣随即又将其埋藏。


“你到哪儿了?”


微型耳机里传来郭骑云的声音和不时的枪响。


“刚准备好。”明诚摔上门。


“好,你注意安全。”


“你们怎么回事?两个吸血鬼一个人类特工干不掉一个吸血鬼?”


“我们已经干掉了——”又是两声枪响,郭骑云还算平静的嗓音响起来,“撤退时出了意外。”


明诚无奈,发动自己的车:“他们俩现在怎么样?”


“他们应该是被包围了。”


“我三分钟以后能到。”


“那我两分钟后从外围帮他们减轻压力。”


大的小的都不省心。


明诚想起明楼对他档案的访问记录。


9


支援还算顺利,只是青瓷的真实身份似乎吓到了明台。


“我原来还以为是我大哥。”


明台回到驻地后心有余悸,喝了口酒压惊。


“要真是先生,小少爷您的腿怕是保不住了。”


明诚接过于曼丽递来的便装,揶揄道。


“阿诚哥你可千万别告诉大哥我进了管理局!”


“那得看情况,先生怀疑我的身份很久了,到时候我可能还得……”


“嗷你居然想让我当替罪羊!我看清你了!”


“在特殊情况下牺牲一两个下线也不是不可以的。”


明诚笑得不怀好意。


10


凌晨时分明诚进了明家大门。


他本怕打扰,可还是回来了。


明楼房门掩着,暖黄色的灯光从门缝溢出,在他眼里荡开。


明诚以为他明楼是睡前读书忘关了灯,轻轻搭上门把手推进去,一转头却见他坐着摁太阳穴,眉峰微蹙,既恼又乏,像是要发火的样子。


“先生,又头疼了?”


明诚低沉的嗓音才将明楼唤回现实。


“南田死了。”


明楼答非所问。


“什么?!”明诚睁大了眼。


明楼转头,静静地望着明诚,眼眸深沉:“她就死在今晚。”


“太蹊跷了,我们才刚查到NT计划和她的联系。”明诚思索道。


“先不说她,曼丽怎么样?”明楼心中已然明了,换了话题。


“没什么事,您知道我们两个没有血缘关系,这回就是去交了份证明,曼丽明天有假,多陪她了会儿,这才回来迟了。”


“没事就好,以后这么晚了就别急着赶回来了。”


“哎。”明诚笑笑。


“来。”


明楼拍拍身边。


明诚眨了眨眼,故作不知:“做什么?”


“陪我。”明楼一脸理所当然。


“好。”


明诚几步走近单腿跪上床铺,和他分享一个带着深秋瑟瑟寒气的吻。


11


“先生,NT计划加速进行了。”


明诚闯进明楼办公室。


“南田只是块探路石。”明楼悠悠喝了口茶。


明诚看着他,陷进他深色的眼眸,不由走了神,心疑自己是否真的看清过他。


“明台是你们的人对不对?”


明楼忽然抬眼。


明诚猝不及防,下意识对上他的眸子随即又挪开视线,刚想辩解,却又发觉不对:


“……您在诈我?”


明楼搁下茶杯,默认了。


“管理局的?”


明楼对上他的眼眸,又开口。


会同时招收人类和吸血鬼的公约组织只有圣十字管理局。


明诚不甘地注视他,不予回答。


“明台怎么加入的?”明楼问,似乎依旧是从容的。


明诚知道明楼明镜花了大力气把明台与吸血鬼乱七八糟的事隔开,察觉出几分异样,可一开口就悔了:


“您别生气……”


明楼闻言一顿,眉皱得越发紧:


“……是疯子?”


明诚不语。


“又是他!”


茶杯还是寿终正寝了,茶水与碎瓷绽成一朵花。


一朵血花。


明楼抬起胳膊扶着额头。


“你动这么大气做什么!又头疼了不是!”


明诚埋怨,顾不得绕开碎瓷慌忙上前替他按摩。


“……阿诚,你们怎么都趟这浑水……”


明楼似是自语,又似与他倾诉。


“我不趟,就见不到你了。”


明诚轻吻他的眼角,试图安抚。


心便是如此,真要来,千军万马都拦他不住。


明台那种性子,最是深信门关了还有窗这路子的。


明楼都懂,可仍是要怨,怨人怨己,怨这暗中翻涌的世道,怨人鬼之间的千差万别,难逾深壑。


12


“阿诚哥,好久不见了。”


朱徽茵笑着和明诚打招呼。


“出什么事了?”


明诚拉开椅子坐下,警惕地看了眼窗外。


“局里和血荆棘协会有一次联合行动。”朱徽茵喝了口咖啡。


“要我去?”


“当然,你的身份合适,另外还有毒蝎小组,由你领导。”


“好。”


“对方会派出代号为眼镜蛇的吸血鬼和你联络,二类暗号。”


“眼镜蛇,血统不低啊。”


蛇类代号通常只有贵族才能使用,明诚有些意外,心中浮起一个模糊的影子,不由皱了眉。


明诚赶回明氏的时候明楼刚结束了一个会议,见了明诚,忽然一笑:


“今年的干桂花如何?”


明诚一愣,又想起周围来往的职员,回神道:“今年雨水大,花采得少,也不香。”


明楼颇惋惜的样子,微微叹了口气:“真是可惜了,我还等着那一碗桂花糖圆子。”


明诚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一言不发地跟着明楼进了办公室,顺带锁了门。


“你好,青瓷先生。”明楼带着微笑。


“眼镜蛇先生,幸会。”明诚语调恢复从容,为他放下一杯茶。


“明台也会参加这次行动?”


“不是明台,是毒蝎。”


明诚看着他的眼睛,道。


“你过来。”


明楼招招手。


“以什么身份?”


明诚挑了挑眉。


“情人。”


明诚的耳朵登时烧红,快步走到他身前。


“我们两个,从来都只能是一路人。”


明楼在他耳边用气声道。


也只能是一双人。


13


联合行动目标为接替南田上任的藤田,以及所领导的实验室。


刺蔷薇是尚能与血荆棘抗衡的吸血鬼组织,还不能翻脸。


“阿诚哥,这个NT计划到底是干什么的?”


明台拿铅笔在地图上画着圈,抬头问。


“物种转化。”明诚头也不抬道,“吸血鬼私自转化人类是犯法的,所以有人希望通过药剂,把人类变成吸血鬼,从而获得永生。”


“啊?这怎么可能?!”明台惊道。


“我也不知道。”明诚摇摇头,“……我养母是第一批研究者,实验体不够,所以她给自己注射了药剂,后来疯了……这个实验立即被叫停封禁,没想到居然被那帮吸血鬼重启了。”


“啧,为了利益,居然连吸血鬼的尊严都不要了。”明台摇了摇头。


“现在我来布置一下任务。”明诚整理了下情绪,“毒蝎小组负责破坏实验室,我和血荆棘的眼镜蛇清除藤田。”


“嗳,眼镜蛇是谁啊?”明台好奇道。


“你这爱打听的毛病该改改。”明诚笑得意味深长。


“……总该不会是我大哥吧?”


“对呀。”


“真的假的?”


“他知道你成疯子的徒弟了,小少爷还请自求多福。”


14


明台那边爆炸声响起时,藤田的子弹穿过了明诚的肩。


明楼从背后打死了藤田,扑过去看明诚的伤势,沾了满手的血。


“明楼……”明诚伸手在他衣襟上留下暗红的痕迹。


“没事的,阿诚,我们去医院!”


明楼的声音有些抖,手也打颤,但还是利索地抱起他。


“……没见过你这样子……”明诚笑笑,“别怕,有什么好怕的……”


“你别说了!我们去医院……”


“没必要……”


“你闭嘴!”


明诚充耳不闻,专心致志地盯着明楼,把血涂在明楼唇上。


“我以前就在想,你沾上血是什么样子……你总是端着贵族架子……”明诚轻声,“……很好看,和那些人造的就是不一样……”


这可是我的血。


明楼的气息落在他指尖,有些痒。


明诚细细描了他的唇,搓了搓指头。


“明楼你能把我放下来么……我们得去和明台会合,你这方向不对。”


“你别说话了。”


“不是银子弹,又是贯穿伤,你别怕呀。”


明诚原先虚浮的语气有力起来,明楼不由住了脚。


“你是……吸血鬼?”


“对呀,你干嘛这个表情?你不知道吗?”


明诚眨眨眼。


“你档案里不是……”


“那东西你也信。”


明诚白他一眼,顾自望向露白的天际:


“先生,你看,天亮了。”


“你在,便是极昼。”


强迫症强行凑15


“先生,这条领带怎么样?”


明楼看了眼明诚颈下那条深蓝的,道:“明台订婚该喜庆些,拿红的吧。”


明诚知晓他的心思,替他打上领带。


明楼微微扬起下颌,露出喉结,视线压着,打量明诚灵活的手指。


“先生,您这样我忍不住想咬您。”


明诚忽然凑近他。


“您的血会不会有不一样的味道?”


明楼当即抬手掐住他后颈,去咬他的唇。


“阿诚的味道,肯定是要比人造的好。”


结果是明诚的嘴角真被咬破了。


“您怎么说来就来?!还怎么见人?!”


明诚拿纸巾摁着。


“也不知道是谁先起的头。”


明楼意犹未尽地露了个舌尖舔唇。


【END】


评论(29)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