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鲤(*/ω\*)渣渣灯

二三次两栖动物
写一点文(楼诚)
不写不看RPS及lolita
衍生/性转/可逆不拆
立志做个好画手/追求无性别主义
锐恐/精分/毒舌/神经
养老不上号,不定时出没

亲爱的公主殿下(一)【蔺靖性转】

ooc,bug,私设仿若三座大山orz

非常有毒的设定,一定要看的warning:

萧景琰、梅长苏、穆霓凰性转!!!×3

伪君主立宪制设定,十八世纪前后架空背景

剧情大改毫无逻辑狗血玛丽苏

穆霓=穆霓凰

其他关键私设涉及再提【很魔性,慎!!!】


又名,全世界都宠着七公主

这个文一时兴起写的,不同篇章(如果还有的话)截取自不同时间点,看的时候很可能会不连贯,见谅【讲真我自己都捋了很多遍】


悄咪咪的性转目录

感谢阅读





01


梅长苏投到靖公主门下一年,基本挤掉了王储的空间,耗费心力救出卫峥,又变回病美人卧床不起,还早有预感般地告诉萧景琰有位密友会暂时接替她安排接下来的事。


梅长苏毕竟是林殊在信里举荐的幕僚,还帮她救出了卫峥,两人磨合许久也算默契,萧景琰自是全番信任。


于是她按时在一家剧院与那位密友碰面。


“阁下,似乎有些面熟?”


公主殿下半挑秀眉,搁下印花骨瓷杯,杯里上乘的红茶并未取悦她半分。


她是喝惯酒的,还只喝得惯烈酒。


不过这家的榛子酥实在不错。


“我与殿下曾有一面之缘。”


蔺晨伸手将点心碟子向萧景琰那头移了移,眼神却落在她纤长的手指上。


这手可也是握过枪沾过血的。


靖公主从前那一点点名声全靠战功才挣出来。


皇帝怎么舍得要这样貌精致的女孩子上战场!


若是他,一定会把她锁在深宫里,拿绫罗绸缎和山珍海味养起来。


哦对了,现在梁已经是名义上的共和国了,可不许把人锁起来。


萧景琰绞着眉思索,还是没想起来自己何来与他的“一面之缘”。


“靖殿下自是不记得我了。”


蔺晨又在咖啡里加了一块糖,拿汤匙漫不经心地搅了两下,端起杯啜饮时直往萧景琰脸上盯。


靖公主见多了贪婪的眼神,远不只是对地位权势的贪婪。


她在蔺晨眼里找,但是没有找到那种熟悉的欲望。


太陌生。


陌生会令人不安。


“你不适合。”


她道,忘了自己才是不合适的人。


萧景琰又喝了口红茶。


泡过头了,涩。


她皱皱眉,想起来是自己不让人进来添水的。


蔺晨站起来替她添了水,又坐下“啪”地打开一把折扇,也不在意在冬日这有多奇怪。


“您母亲曾在我父亲任职的医学院学习过。”蔺晨忽然道。


萧景琰反应了一会才知道他说的不是王后,而是她住在皇宫角落名义上是宫廷医生的生母,同时也是皇帝众多情人之一。


“是百年校庆的时候?”


“正是,那时您才十四岁,穿的白色礼服,上面绣了青色兰草,头发没现在长,您母亲给您梳了鱼骨辫,佩戴着坠了银铃的蝴蝶结。”


“阁下怎么记得这样清楚?”


“一个十九岁医学生的记忆力不应当被怀疑,我只是把背解剖学知识的空间挪了出来一点而已。”蔺晨笑。


“梅姐姐说后来的事暂时由阁下负责?”


“医生也是能从政的。”


“当然,我相信梅姐姐。”


“殿下也应当相信我。”


蔺晨眸子一转,收了扇子。


萧景琰一笑,微提了声线:“梅姐姐缺一位私人医生诊治,不知阁下是否愿意屈才?”


“愿听从殿下差遣。”


02


蔺晨住进了苏宅,背着约等于是摆设的医药箱。


“跟她见过面了?”


梅长苏状态还算不错,能坐起来端着茶杯和人聊天了。


“嗯。”蔺晨垂着眼转动手上的青瓷茶盏,“你为什么选了她?”


“那我选谁?誉王子么?我和她之间的渊源你不知道吗?”梅长苏觉得好笑。


蔺晨突然抬眼盯着她:“你这是要把她毁了!”


“与你何干?”梅长苏横他一眼,道。


“我……”


饶是蔺晨伶牙俐齿,此时也不由语塞。


他和萧景琰没有关系,他只是一个谋士。


他只是被那容貌和灵气迷住了的俗人。


“唉唉,你为什么一听说我在帮她夺位,就急急忙忙从琅琊阁跑来金陵?之前要你来这儿给我治病都不肯。”梅长苏悠悠呷了口茶,难得流露出好奇的神色。


“一见钟情。”


“真的假的,那时候景琰才十四岁。”


梅长苏面上平平淡淡,心里已经暗暗骂了无数遍衣冠禽兽。


蔺晨晓得梅长苏心里在想些什么,满不在乎地抱着胳膊冷哼了一声。


“行了行了我正病着你有的是机会。”


“你和她熟,你知道怎么……”


“我可不敢卖她。”梅长苏倒了茶,道,“我要是不小心说出什么她不为人知的喜好,我的身份可就瞒不住了。”


“好好好,我自己来。”


“蔺少阁主,我有一事相求。”梅长苏坐正了,“若我真的熬不到,请你……”


“闭嘴。”蔺晨转头,“你能对我有点信心吗?”


梅长苏一笑,不再言语。


入夜蔺晨抓来飞流赶着梅长苏睡下,萧景琰才裹着一身寒气从角门进来,正好撞上准备趁此时机游玩一番的蔺晨。


“长苏已经睡下了,殿下前来是有要紧事吗?”蔺晨欠身道。


“只是不放心姐姐,过来瞧一眼。”萧景琰道,“既然姐姐已经睡下了,那我先回去吧。”


蔺晨不知是怎么了,半酸道:“殿下对长苏还真是上心。”


萧景琰听他这阴阳怪气的语气,讶异道:“霓哥哥事务繁忙不便抽身来探望,我府上离这近,何况梅姐姐为我做了那么多事,我上心难道不应该么?”


“是我失言了,”蔺晨拱手行礼,转而兀自挑眉笑道,“只是,在下觉得像殿下这般的妙人儿独自一人乘夜而来实在不安全,有些担心。”


他口上放肆起来强做掩饰,心里却也暗暗为自己的异常反应吃惊。


“阁下多虑了,我带着枪的,我也并不真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王族小姐。”


萧景琰容貌再好,也不曾听过除却长辈之外的男性如此当面调笑,既羞又恼,语调都冷了半分。


蔺晨并没有道歉的意思,似乎是喜欢看她这副样子,笑吟吟道:“今夜月色甚好,螺市大街肯定也热闹得很,不如我陪殿下走走?”


“胡闹,成何体统!”萧景琰立了双眉。


“殿下不愿也罢。”蔺晨并不恼,“那我送殿下回府。”


“……有劳。”萧景琰脸色有些阴,勉强应道。


蔺晨忽然上前一步,替她拉紧了披风带子,在她耳侧轻声道:“天冷了,殿下该多注意些才是。尽管您不是像长苏那般体弱之人,毕竟也是女孩子。”


萧景琰一时摸不准他的心思,微微偏开头,耳廓不知是见了风了还是如何,居然泛着红。


“……多谢阁下。”


两人为掩人耳目,走的偏僻小巷,四下已无半点灯火,唯有蔺晨手中的雕花灯笼还泛着暖光。


蔺晨一手提着灯,一手抓着萧景琰的手,随口与她讲些见闻,不时逗笑了她。


萧景琰弯眉笑着,眼睛亮亮的,似是倾慕地看着他,笑容在月光下生着熠熠的光。


蔺晨也笑,却不是笑那奇闻异事。


他送她到角门,见列战英早已候下了,松了手行礼,嘴上毫无诚意地道歉:“在下逾越了。”


萧景琰顿了顿,开口:“无妨。”


“告辞。”


“阁下,”萧景琰叫住他,“路上小心。”


“多谢。”


萧景琰目送他的灯火远去,回身进府。


03


又落雪了,纷纷扬扬的,掩了半座皇城。


萧景琰了结一些公务,匆匆转去苏宅。


火炉烧得很旺,整间屋子暖烘烘的,梅长苏披着大氅正烤火。


“殿下来了。”


穆霓看来是早已到了,与梅长苏对视一眼,回头朝她一笑。


萧景琰点头,把披风递给黎纲,到穆霓边上坐下来。


“靖殿下。”


一道白影子呼呼啦啦地掠过来。


飞流窜进来躲到梅长苏身后,扮了个鬼脸。


萧景琰微微点头,淡淡地应:“蔺阁下。”


蔺晨大大剌剌地挨着她坐下。


萧景琰接下梅长苏递过来的茶:“梅姐姐近日身体是否还好?”


上回她俩在雪里大吵一架,她又去悬镜司走了一遭,萧景琰十分愧疚。


“好多了。”梅长苏微笑,“多谢殿下关怀。”


“……卫峥现在如何?”


“卫峥在穆王府养伤,殿下不用担心。”穆霓插道。


“好,好,多谢霓哥哥。”


王储倒台只是时间问题,议会中王储一党的议员不是锒铛入狱,就是早早引咎辞职,怕是要空出不少席位,新年选举终于轮上萧景琰插手,几人忙着定候选人,直到天色昏暗下来。


“我该走了。”


“嗯,我也是。”


萧景琰和穆霓双双站起身。


“我替长苏送送殿下与公爵。”


蔺晨装作一时兴起的样子,跟着站起来。


“多谢阁下。”


出了角门,穆霓见蔺晨欲言又止的样子,回头瞧了一眼萧景琰,忽而一笑,先行告辞。


“靖殿下,”蔺晨道,“明日医学院举行开学典礼,在下将替家父出席,您能赏脸吗?”


“我?要我替母亲去么?”萧景琰有些意外。


“不,典礼后有一场舞会,在下初来金陵,不曾认识几个人,眼下缺一位漂亮的舞伴,可长苏正病着,不知殿下可否……”


蔺晨眼带笑意,目光温柔,充满期待。


“这个……并非是我想驳阁下面子。”萧景琰有些不好意思,“我并不太擅长跳舞,您……您还是另请高明吧。”


“没关系,我可以教您一些简单的舞步,您练过武,身体的协调性自然不在话下,您就当是替我撑撑场面,可好?”


“那,有劳阁下教我。”萧景琰挑眉微笑。


04


开学典礼总是令人昏昏欲睡,萧景琰按着蔺晨给的时间点正好踩上尾巴,象征性地上台露了个脸。


“靖殿下来了。”蔺晨行了礼,笑眯眯道。


“阁下不必多礼,我并非代表王室出面,低调为好。”


“那今晚叫你景琰可好?”


“好。”


“那景琰可不许再叫我阁下,”蔺晨眼珠一转,“像您叫穆公爵那样可好?”


萧景琰一愣,耳朵尖儿红了红,微微仰着头瞪他:“先生这是在取笑我?”


“不敢不敢。”蔺晨笑道,“叫先生也很好。”


“哼。”萧景琰别开脸。


典礼结束先是晚宴,萧景琰自当要入席,免不了应付那些有意攀附之人,不能好好吃饭,这段时间她性子越发稳重,也忍不住皱一皱眉头。


蔺晨瞧见了,在桌子底下拉拉她袖子,手指划过她手背,朝她眨了眨眼。


晚宴只是走个过场,老一辈的领导早早离场休息去了,舞会便是年轻人的天下。


蔺晨尚未来得及欠身邀请,不知道哪家的贵族公子哥不长眼地凑上来,欠身邀请萧景琰:


“公主殿下,在下廖廷杰,不知殿下可否与在下跳支舞?”


“抱歉,我已应了蔺先生之邀,廖卿还是另选舞伴,可好?”


萧景琰伸出手来,蔺晨见状轻轻巧巧地接了她的手,微微点头示意,带着人向舞池去了。


“景琰不喜欢王后替您选的驸马?”


蔺晨环住她的腰,缓缓带着她的步子。


“先生以为,那位忠肃爵家的公子,能入得了我眼?”萧景琰轻蔑地笑。


“怎么讲也是一位伯爵继承人,您要是又甩脸色,皇帝知道了,可要不高兴的。”


“我这也能叫甩脸色?”萧景琰歪歪头。


“也对,您在朝堂上都能顶撞人,这自然算是给他面子了。”蔺晨觉得她这样子意外地可爱,忍不住调侃道。


萧景琰脚下迈大了一步,正巧踩在蔺晨脚面上,踩得他脸色都变了。


舞曲终了,萧景琰面无表情道:“先生累了,不妨先休息一会儿。”


这时候,廖廷杰捏着两杯红酒,走过来,递来一杯:“殿下战功卓越,在下颇为敬仰,敬殿下一杯。”


萧景琰短促地笑了一下,接过来。


“靖殿下,”蔺晨插道,“在下有些口干,斗胆请殿下将这酒赐予在下,可好?”


萧景琰有些困惑地眨眨眼,将酒递给了他,回头时眼神正巧撞上神色不安的廖廷杰。


蔺晨呡了一口,向廖廷杰笑了笑。


廖廷杰见状一口喝干酒液,匆匆离开了。


“先生您这是?”


蔺晨一边小口啜饮着,一边低声道:“这酒色泽不对,气味也有异。”


“那你还喝!”萧景琰惊道,扣住他的手腕。


“不喝就是和王后翻脸。”蔺晨微笑着褪下她的手,“放心,她不敢就这样堂而皇之地下毒,不过就是一杯……情丝绕罢了。”


蔺晨的呼吸忽然就烫起来,接连不断地落在她耳侧。


“景琰。”


蔺晨眯着眼唤她,嘴角的笑意藏也藏不住,忽然又搂上她的腰。


“先生……”


“景琰可知你穿白色极美?”


蔺晨偏头凑到她耳边,似是轻嗅,又抬眼对着灯光打量杯中残余的红色液体,垂眸低笑:


“……不过配了暗红才是绝色。”


萧景琰的唇忽然被碰了一下,接着又是一下,凉凉的,带着薄薄的异香。


四下一片寂静,不知是众人因蔺晨此举震惊,还是萧景琰听不进别的声音。

然后蔺晨昏过去,摔进她怀里。


05


“哎,醒醒,别装了,景琰早走了。”


梅长苏瞥了眼躺在榻上装死的蔺晨,淡淡道。


蔺晨当即坐起来:


“她早走了你还不叫我!”


“景琰不知道,我可是清楚的,情丝绕对你这种皮糙肉厚的大老爷们没啥作用,最多脸有点烫,你怎么还晕过去了?想色诱啊?”


“我这不是想把事情闹大,好叫景琰把王后的脸打得响一点嘛。”蔺晨毫无风度地侧躺在榻上,撑着脑袋,“嗳,我告诉你啊,当时站我们边上的是在金陵医学院挂牌名誉院长的教育部部长,皇帝眼前的红人啊,这么好的人证总该利用一下。”


“算你有点脑子。”梅长苏失笑,随即想起什么,板了脸,“不过以后少动歪心思,要追就好好追,少用你那些把戏。”


“怎么了,我动什么歪心思了?”蔺晨死不承认。


“你是想叫全城的人都知道堂堂七公主被一个承袭来的医学院董事占了便宜吗?”


“好好好,以后我不丢她脸。”


蔺晨翻个白眼。



【可能TBC。。。?】



评论(16)

热度(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