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鲤(*/ω\*)渣渣灯

二三次两栖动物
写一点文(楼诚)
不写不看RPS及lolita
衍生/性转/可逆不拆
立志做个好画手/追求无性别主义
锐恐/精分/毒舌/神经
养老不上号,不定时出没

亲爱的公主殿下(三)【蔺靖性转】

ooc,bug

私!设!如!山!

设定有毒,一定要看的warning:

萧景琰、梅长苏、穆霓凰性转!!!×3

伪君主立宪制设定,十八世纪前后架空背景

穆霓=穆霓凰

有关键私设!

 

(一)   (二)

 

悄咪咪的性转目录

 





09


“……九安山三面陡坡,只有据守。”


“誉王子至多调来五万人,应该可以守上两三天。”


蔺晨站在帐外收了扇子,挑帘入内。


萧景琰、梅长苏二人均是一脸严肃,眼中俱是杀伐之气。


“怎么了这是?”蔺晨敛了神情,问。


萧景琰皱了皱眉又转向地图,梅长苏瞧她一眼,对他道:“誉王子谋反。”


草草商谈了几句,萧景琰便被皇帝召去。


“看来是大康警戒哨传消息来了。”梅长苏说着坐下来倒了杯茶。


“誉王子拿什么人谋反?”蔺晨随她坐下来,疑道。


“誉王子不知用了什么法子,哄得庆历总督徐安谟交出了他手上的庆历军。”蒙挚难耐焦躁转来转去,道。


“能传信出去吗?”蔺晨问。


“传信没问题,景琰说北坡有一条不为人知的小路可以下山,我担心的是时间。”梅长苏蹙眉道。


不多时萧景琰带着兵符回帐来,与梅长苏商讨了调兵细节。


事不宜迟,萧景琰带着列战英等人当即出发。


梅长苏送她至北坡小路。


纵使萧景琰久经沙场,背负如此使命时心中也有不安,或许正是因为纵横多年,才更清楚战场的惨烈。


梅长苏劝慰几句,令她定了心神,蔺晨走近去也不顾旁人怎么看就扣了她腕子,欲言又止,似是有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最后只是道:


“我定护你母亲与长苏周全,你放心去。”


萧景琰望着他,心中越发坚定,道:


“有劳先生费心。”


蔺晨忽然凑到她身前,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句什么,才算是松了手。


萧景琰应了一声,戴上头盔,翻身上马,抓着缰绳朝众人拱手:


“各位保重,我去去就来!”*


10


挫前锋,破偷袭,布地雷,退猎宫,梅长苏极尽其能,终也得随皇室宗亲一起入了猎宫,把战场留给真正的战士们。


猎宫中烛火不甚明亮,梅长苏立在柱边的阴影中,庭生再无他人相熟,紧紧跟着她。


连豫津都上阵了,她怎么就握不了枪了呢?


她叹了口气,垂眼瞧见庭生,又扯出一丝笑来,摸摸他脑袋。


宫外枪炮声不绝于耳,不知过了多久又变成近战,杀喊声越来越近。


蔺晨笼着袖子立在角落,面无表情,忽然转身从侧门出了猎宫。


外头寂静又喧嚣,生与死重叠。


门外传来熟悉的声音。


皇帝命人开门,穆霓跪在殿前。


“穆霓?你怎么来了?”萧选有些不敢相信,问道。


“臣率兵在山中演习,靖殿下路过派人求救,臣便先行赶来救驾。”穆霓瞥了眼梅长苏,回道,“公主殿下正率人清剿逆党。”


“好,好啊。”萧选大喜。


他大大剌剌坐在台阶上,似乎是有些失神。他那身绣了梨花的白色衣袍几乎都给染红了。


萧景琰在外面瞧见浑身血污的蔺晨,着实吓了一跳。


谪仙人怎么就落到了地狱去?


蔺晨忽地抬头,朝她一笑,并未开口,萧景琰却似是听见了他的声音:你回来了。


萧景琰点点头,匆匆进殿去。


又忙了一阵萧景琰回到自己屋中,一抬头就见蔺晨立着,分明是收拾干净了才过来的。


“让我看看伤得怎么样了。”他拉过她的手,道。


“母亲已替我包扎过了。”萧景琰道,“先生怎么也上阵了?可有受伤??”


“我没事,怕外面顶不住才出了猎宫,也是想……”蔺晨停了停,抬眼望她,“想早点知道你的安危。”


“哦。”萧景琰点点头,对上他眸子。


蔺晨微笑:“美人儿不眠不休奔波三日,怕是也到极限了,你先歇会儿。”


“景琰啊……”


门忽然被推开,林静怡端着托盘进来,道:


“我给你炖了汤——诶,有客人么?”


蔺晨下意识松了她手,有些慌张地行礼:


“见过林医生。”


“这位是?”林静怡放下托盘细细打量他,问。


“母亲,这是梅姑娘的私人医生,蔺晨蔺先生。”


“蔺先生?莫不是金陵医学院前任院长的独子?”林静怡放下托盘惊喜道。


“正是。”


“蔺老师可好?我怕是有十年不曾见他了。”


“家父身体很好,有劳林医生挂心。”


边上萧景琰替两人倒了茶坐下来。


林静怡和蔺晨聊了些旧人旧事,忽然话锋一转,扯到萧景琰身上:


“我家景琰性子躁,心思也糙,平日有劳蔺先生费心照顾。”


“何来费心,不过是该做的……呃,我是说,靖殿下与长苏是好友,我理当照顾。”


蔺晨差点就露了底,心有余悸地喝了口茶。


林静怡看了眼埋头喝汤的萧景琰,微微一笑,也跟着抿了口茶,款款起身,道:“你父王怕是在找我了,我先回去了,你们聊。”


“母亲,我送你。”


两人出门走了几步,林静怡忽然托起她手轻轻拍了拍,低声道:


“蔺先生既是梅姑娘的私人医生,想来也是医道精湛,尽得家传。刚刚聊了几句,越发觉得蔺先生是个不错的年轻人,又肯照顾你,你切勿怠慢他。”


“景琰谨记。”


“好,你回去吧,蔺先生还在等你。”


“是。”


11


回了金陵,萧景琰成天忙着,许久不来苏宅,都是梅长苏派飞流传信,或是干脆亲自前往,偶尔还与穆霓出游夜不归宿。


蔺晨照常飞来飞去的,却不寻花问柳,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只是已入夏日,也不见他像往年那般换下绣梨花的衣衫。


他靠在门框上啜饮加了两块糖的咖啡,手中多了一支白玉银簪子。


吉婶许久不曾听蔺少阁主吵着要吃粉子蛋,去问梅长苏他是不是害了病没胃口。


“正是害了病。”梅长苏深以为然。


“那还不赶紧治治?!”吉婶惊道。


“哎,吉婶,可是能医不自医嘛!”


梅长苏斜一眼蔺晨,甩过去一本书。


蔺晨分明是在走神的样子,却一把捞住了书,扔到一边。


“怂。”梅长苏激他。


蔺晨甩袖出了苏宅,使轻功翻进靖王府。


他分明曾是纵情洒脱的人,可这回不知怎的竟畏头畏尾。


或许是,遇见想要终生相伴的人才会如此忐忑吧。


思索间他已进到了内院,只见萧景琰把长枪抛给列战英,又脱了外衣交给匆匆来迎的婢女,同时笑道:


“手都生了,居然差点败在戚猛手上。”


“殿下近日公事繁忙,确实是许久不曾舒展筋骨了。”


“难得休沐没麻烦事找上门来,要不是想着得去苏宅,我定要他——”


萧景琰猛地收了声,直直地望着半蹲在房顶上的白色身影。


婢女顺着她视线一看吓得差点叫出声。


蔺晨完全没有被发现私闯私宅时的窘迫,跳到地上:


“蔺某见过靖殿下。”


列战英见状示意婢女一同退下。


“……是梅姐姐有什么要紧消息么?”萧景琰微微蹙眉,往书房走。


“怎么,没什么事我就不能来见景琰了?”蔺晨扬了扬眉毛跟过去。


“只是觉得有点意外。”萧景琰关上门。


“这是我特意寻来赠与美人儿的。”


蔺晨不由分说地把那簪子塞进她手里。


萧景琰歪歪脑袋垂眼打量,发现那枚白玉被雕成了一簇海棠,圆圆的眸子立马盯向蔺晨,似是有些恼:


“上回我发髻上的白海棠是你插的?”


“名花自当衬美人儿。”蔺晨笑得轻浮。


萧景琰瞪他:“母亲都笑我了,还说我是不是有了情人怎么不带去见她……”


“可不是情人么?”


蔺晨取了她手里的簪子小心翼翼地簪进她发里。


萧景琰一下涨红了脸,想退开去却被他拦腰搂了压住意图推开他的手。


“是我想做殿下的情人。”


他低声,可每一字都清晰地入了她耳。


12


萧景琰被立为王储,正式插手政务。


萧选又起了给靖公主选驸马的心,倒是林静怡收了这心思,替萧选斟了一杯茶:


“陛下莫急,‘姻缘’二字最讲的就是一个‘缘’,真要来了拦也拦不住。何况年轻人的心思最难揣测,若挑不上合她心意的,哪怕日后真能在政务上帮她一二,也难安生。”


“……听你这意思,景琰是有心上人了?”


“这我就不知道了,她面皮薄,不肯同我讲的呀。”


皇帝陛下在情人那儿喝茶聊天,而当事人则正在书房埋头批示公文,完全无视了故意在她眼前打转的蔺晨。


“景琰,我觉得你这书架得修一修,接口都松了。”


“景琰,你这茶凉了我去给你换,女孩子夏天也得喝温的。”


“景琰,这大臣太不听话了你就该发火吓吓他。”


“景琰,你明天休沐我们能出去玩儿么?”


“你说什么?”萧景琰放下最后一份公文,道。


“我说我们明天出去玩儿。”蔺晨拉开她的双弦弓,道。


“我还打算明天去看梅姐姐。”萧景琰喝了口茶。


“看什么看,她现在好得很!”


“你天天都黏着我你怎么知道梅姐姐好得很?”萧景琰白他。


蔺晨在她府上已经有一间屋子了。


“你进宫的时候我会回去看,我的招牌也是招牌啊。”


“多谢你照顾梅姐姐。”


“景琰再提谢我可就生气了。”


“好,不提了。”萧景琰低头整理起书桌。


“唉,明天还是陪你去苏宅吧。”蔺晨上前帮她整理,摆出无奈的样子。


“你要是想去玩就自己去吧。”萧景琰迟疑着覆上他手掌,抬眼道。


蔺晨见她主动高兴得很,反手握住她凑上去跟她咬耳朵:“我就是要黏着你。”


【TBC】


——————

考试月我闭个关【再怎么我也是学医的QAQ】

评论(4)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