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鲤(*/ω\*)渣渣灯

二三次两栖动物
写一点文(楼诚)
不写不看RPS及lolita
衍生/性转/可逆不拆
立志做个好画手/追求无性别主义
锐恐/精分/毒舌/神经
养老不上号,不定时出没

洛阳铲与解剖刀(1~5)【现代AU】


主 考古学者 楼×法医 诚

次 犯罪心理学 台×临床心理学 丽 

这是个阿诚哥没有遇上明楼但还是成为了优秀的人的故事

故事里阿诚哥有轻微社交障碍,希望大哥能治好他【比心】

触雷误入

专业内容都是我胡侃的,bug全是我的

哦对了,昨天看了微博上秦明的问答才知道解剖室一般设在殡仪馆。。。。。。我的锅,但是如果改回来的话有些剧情得大改了,所以将错就错

【在这里存下不要脸打个tag】

感谢阅读【如果真有人看的话】







1


“老师,这次出土的尸骨保存尚好,头骨也相当完整,只是骨殖上有机械性损伤,要不要联系个法医搞个颅骨复原再看看死因?”程锦云扶了扶眼镜,道。

“行。”明楼正在清理一件玉器,点了点头,道,“我也好和黎教授叙叙旧。”

“那我先去打申请。”

“你去吧。对了,你的论文选题怎么样了?”明楼忽然抬起头,摘了口罩问。

“大概是有关南宋瓷器的,我已经有在收集资料了。”

“好,有什么问题尽管问我,不行找林教授也可以。”

“嗯。”

明楼又低下头去,忙自己的活。



2


“阿诚哥,这位是王教授的学生,明台。王教授去开会了,让他学生来的。”朱徽茵领进来个高挑白净的年轻男子,神情打扮学生气十足。

“哦,明白了,谢谢你,小朱。”明诚戴着无菌口罩,瞥了他们一眼,手上的刀也不停,道,“明先生啊,你先去那边坐会儿,我手头忙完就过来。”

“行,那您先忙。”明台笑嘻嘻道,自己在办公区坐下,隔着玻璃打量着他。

“那没什么事我先走了。”朱徽茵道。

“等等,小朱,这几天黎叔去西安开讲座了,你记得把给他的通知转到我这边来。”

“黎叔交代过啦,阿诚哥你就是爱操心。”朱徽茵“咯咯”地笑起来,离开法医室。

明诚很快忙完了手头的活,清理消毒,擦着手朝明台道:“明先生,王教授有没有同你讲这次做侧写的是个恶性杀人案件呀?”

“讲了讲了,他本来是想让郭助教过来的,不过郭助教的女朋友生病了他得照顾,我就自告奋勇过来了。”

“哦。”明诚沉吟了一声,“那明先生您今年大几?”

“我读硕士——你还是叫我明台吧,我也和小朱姐姐一样叫你阿诚哥怎么样?”

“成。”他一笑,拿起办公桌上整包的抽纸和柜子上的苏打水,“走,去看尸体。”



3


明小少爷正在一家西餐厅里狼吞虎咽。

“哎呀,明台你慢点吃,姐姐不会和你抢的。你说你好好的怎么吐得那么厉害?你是不是食物中毒了?不舒服姐姐陪你去看医生呀!”明镜不停给他夹菜,担心道。

“你放心,大姐,我现在没事了。”明台露出灿烂的笑容,“多看几次习惯了就不会吐了。”

“你去看什么了啊?该不会是去明楼研究所了吧?他可是又挖出了什么宝。你去那里做什么?他又支使你去送文件?”明镜一听,更急了。

“没,大哥现在哪敢支使我呀。我今天去帮警察做侧写了,难免要看一眼尸体嘛。”明台又扒了一口海鲜饭,道。

“尸体?”明镜一听又埋怨起来,“我早就同你讲别选这个专业的呀,现在还要同那么晦气的东西打交道,有你大哥一个还不够啊!”

“大姐,这方面国内人才缺口大,我这也是为国家做贡献嘛,大哥他搞历史研究也是一个道理。”

“是是是,大道理说不过你们。你居然还会帮你大哥说话了。”

“我……”明台自己都顿了一下,差点噎住,连忙灌了口果汁。

“你看看你,早和你说慢点吃了。”

“姐,我们明家有人学法医吗?”明台眨了眨眼睛,问。

“……没有吧,我们明家几房除了你和明楼不从商的都不太有,何况是和死人……你遇上什么人了,怎么这么问?”

“我遇上了个叫明诚的法医硕士,他好像还会颅骨复原。”



4


“老师,黎教授出差去了,这位是明诚先生。”程锦云先轻敲了敲门,才道。

明楼一抬头,便看见衣着整洁戴着无框眼镜的年轻人正用自己充满水气的鹿眼打量着他。

“您好,明教授,我是明诚。黎老师他去西安了,要两天才回来,所以这次由我负责尸检和颅骨复原。另外,日后由我专门为涉及这两方面的考古研究提供技术支持,合作愉快。”

与此同时,明楼对明诚也有了初步判断,伸出手来:“合作愉快。”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明诚不会像自家老师那样喜欢和明楼论学术谈时事聊美食,他很快就完成了一系列的检查和数据采集,没有半分拖沓,并称复原后的人像第二天他就会发到研究所邮箱里,然后几乎像是要逃离一样想要马上告辞离开。

“能一起吃个饭吗?”明楼冷不丁发出了邀请,“锦云昨天订的,原本打算同黎教授一起去,总不好这样浪费了。”

明诚摆明是想婉拒的,但当他瞥见程锦云使的眼色后,还是答应了。

明楼直接忽略了对方的不情不愿,开车带他去了一家中餐馆,只接受预订的那种。

也难怪明诚觉得黎叔这几年脸上肉多了些。

明诚本人对食物的要求并不高,营养全面尚能入口即可,但不知为何,他竟是局里厨艺最好的几个。

大约是要养那帮子一忙起来就昏天黑地的同事的缘故,当然还得加上那位一点也不如面上矜持的黎教授。

所以明诚看到面前摆了七八碟子精致小菜时,下意识地盘算了一下自己来这么一桌要费多少功夫花多少钱。

“不合胃口吗?”明楼问。

根据他的经验,法医一般喜欢吃点口味清淡的,但明诚显然提不起兴致。

“没有,谢谢您。”他只是不喜欢在工作之余和陌生人同处一室乃至进食。

“你是有社交障碍吧?”明楼喝了口汤。

明诚有些意外,转头盯着他:“您怎么会这么想?”

“舍弟念的是心理学,我翻过他的专业书,”明楼当他默认了,道。

其实是因为明楼注意到这个年轻人同他握手时,转瞬即逝地僵硬了一下,典型不愿与陌生人肢体接触的表现。

“我小时候有自我封闭倾向,后来接受了心理治疗,效果还行,但有些习惯改不掉。”

“你就因为这个才当法医的?不用和活人打交道待在法医室里就可以?”

“开始想当警察的,但我体检没过了,干脆去当法医了。”

“能坚持到硕士你也挺厉害了。”明楼暗骇,好一个干脆。

“我原来是想读博的,但真的不好意思再花别人的钱就来工作了。”

“别人的钱?”

“十几年前明氏财团启动了一个孤儿援助计划,我是第一批受益人之一。”



5


“阿诚哥,我又来啦!”

明台蹦蹦跳跳地进了法医室。

“诶,今天也没有要做侧写的案子呀,你来做什么?”明诚正架着眼镜打一份尸检报告。

“我下午没课来看看你不行啊?”明台撅了噘嘴。

“有事儿说事!”

奈何明诚早已摸透了明台无事不登三宝殿的性子,头也不抬道。

“阿诚哥,我喜欢的女孩子明天生日,我不会挑礼物,你帮帮我。”

“你找我做什么?你找你家小朱姐姐呀,她品味可好了。”明诚白眼道。

“小朱姐姐出外勤去了啊啊!”明台哀嚎。

“……别嚎,省得别人以为我这儿诈尸了。”明诚嫌弃道,“等我下班了再说。”

“行行行,都听阿诚哥安排。”


评论(10)

热度(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