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鲤(*/ω\*)渣渣灯

二三次两栖动物
写一点文(楼诚)
不写不看RPS及lolita
衍生/性转/可逆不拆
立志做个好画手/追求无性别主义
锐恐/精分/毒舌/神经
养老不上号,不定时出没

洛阳铲与解剖刀(6~10)【现代AU】

主 考古学者 楼×法医 诚

次 犯罪心理学 台×临床心理学 丽 

有助攻曼春出没【设定是法官】

这是个阿诚哥没有遇上明楼但还是成为了优秀的人的故事

故事里阿诚哥有轻微社交障碍,希望大哥能治好他【比心】

成吨的OOC

触雷误入

专业内容都是我胡侃的,bug全是我的


另外,秦明说为了方便登记、保存尸体,解剖室一般设在殡仪馆。。。。。。本文均按照传统意义的刑侦剧设定将其设在公安局【这是我的锅,但是如果改回来的话有些剧情得大变,所以将错就错】

感谢阅读!







6


“阿诚哥!这胸针是你帮明台挑的吧?我喜欢凤凰花只有你和我哥知道!”于曼丽攥着刚收到的礼物,气鼓鼓道,“我真没想到他是喜欢投机取巧的人!”

“曼丽,你别生气,明台他不知道我认识你呀!他人真挺好的。”明诚自知罪过,连忙替明台辩解,“我没同他讲是我的错,你别怪他。”

“但是阿诚哥,你最清楚我不喜欢那种人!”

“曼丽。”

明台忽然出现,干着嗓子叫了一声。

“是我的错,你别怪阿诚哥了,他只是为我好。还有阿诚哥,对不起,我害你被骂了。”说着他鞠了一躬,接着他便匆匆离开了。

“你也别怪他了,我去安慰几句,东西你先留着,回头见。”明诚见势不妙,连忙对于曼丽道,随即跟了出去。

“明台,你等等!”明诚边追边喊。

明台倒还真停下来了,等明诚到了他身后,忽然道:“阿诚哥,你和曼丽怎么这么熟?”



7


明楼到的时候,明诚刚把明台反手剪住。

明台发火了,显而易见,但明诚的情绪明楼不敢确定,愤怒中似乎又有恐惧。

明楼缓了口气,开口:“阿诚,明台对你不会有威胁的,放开他吧。”

“我在他不敢怎么样的,他也打不过你。”

“我们都不会伤害你。”

他语调少见的低沉轻缓,带着优秀雄性特有的安全感。

明台听到大哥用这种口气说话时,差点吓掉了魂,但很快发觉不太对劲。

明诚终于松了手,双眉微蹙,摁了摁太阳穴。

“阿诚哥,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明台见状连忙去扶他。

明诚下意识地一把挥开他的手,两个人不由都僵住了。

“明台,我不是那个意思……”明诚解释道。

“大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您为什么也出现在这里?”明台反倒冷静下来,问道。



8


事实上,错过明台惹火明诚部分的明楼,不过是被明镜打发来给明台送他落在家里的手机的,恰好他教过的学生又给他打电话说他小弟在和人打架。

他是真没想到冲突的另一方是明诚。

“大哥,现在你能解释一下了么?”

明台盯着同自己一起站在走廊上的明楼,认真道。

“你刚刚讲的事情经过有偏差吗?”明楼反问。

“没有。”

明楼并不信,但没再追问,只是轻轻叹了口气,道:“阿诚他……十岁开始就是于教授的病人了。”

“曼丽的哥哥?可他不是研究自我封闭的么?阿诚哥他……不像啊……”

明楼摇了摇头:“其实也没那么严重,他那时候只是有这个倾向而已,而且已经治好了,但现在还是有轻微的社交障碍。你就没注意到吗?疯子怎么教你的?”

“我……我总不能把每个人都当罪犯来看吧……”他撅撅嘴,“再说阿诚哥看起来只是有点强迫症而已。你如果告诉我他有这种障碍,我只能说他自制力太强了。”

“你以为都像你那样见什么事都大呼小叫看个尸体都要吐?!”

“大哥你……我……”明台无力辩解。

“说到这个你以后少因为专业的事让大姐操心,她可不止一次和我提过想要你回去做生意。”

“你怎么不去啊?”明台脱口而出,随即意识到不太对,往边上躲了躲。

“……等会儿阿诚出来了和他道歉,晚上回小祠堂先跪一个小时……不许向大姐告状。你错在先,和阿诚说了不该讲的话连他那种性子都发火了,如果他的病复发了你得负全责!”

“哦,我知道错了……”

“谁病发了?”

明诚从于教授的办公室里出来,边穿外套边白了他俩一眼,道。

“阿诚哥,你没事吧?”明台问。

“没什么大问题。”明诚随意敷衍着,看了眼手机。

明楼在一边干咳了一声,明台见状立刻诚恳道:“对不起,阿诚哥,我不该怀疑你和曼丽的关系,我错了。”

明楼眉毛一挑,心说原来明台说的话有那么过分。

“没事,我也太情绪化了,抱歉,有没有弄疼你?”明诚问。

明台刚想点头,下意识瞥了眼自家大哥不阴不阳的脸色,连忙摇头道:“没有没有,阿诚哥哪里舍得弄疼我。”

“咳,阿诚,你能不能载我去研究所?我是打的过来的。”明楼道。

“行。”明诚应道。

“明台,晚上别忘了。”

“我记得的,大哥。”明台拉下脸道。

明诚一边走一边问:“明台怎么这么不开心?”

“把你惹生气了有愧疚感。”明楼道,“于教授具体怎么说的?”

“没什么大问题,真的。”

“我不是明台,别敷衍我。”

“……他说我只是生气了而已,让我对他的医术有点信心,这不是因为排斥他人而狂躁化的表现。”明诚自己也松了口气,道。

“哦。”看来明台罚跪的时间得延长,幸亏大姐去苏州了还没回来。

“你别找明台的麻烦了,他也是一时气急……”明诚轻易猜出了明楼的想法,道。

“明家人不应该这个样子。”明楼道,“那于教授有没有说你的心理障碍怎么样才能消除呢?”

“时间拖太久了,有点困难,不过反正也没对我有多大影响,我也习惯一个人了。”

明楼原本想轻拍下明诚的肩,听到这里还是打消了念头。



9


“师哥啊!师哥?你在哪儿?”汪曼春咋咋呼呼地冲了进来。

“曼春,我不是告诉过你在研究所不能大声喧哗的么?”明楼正在制作一件瓷瓶的三维图,闻声淡淡道,“你都当上法官了能不能稳重一点?”

“哎呀,我们那儿来了个特逗的案子,听说是因为一个杯子闹起来的,好像是个文物,你给看看去。”

“文物鉴定的课我只是旁听过,你别忘了我的专业是考古和史学,别闹成吗?”

“诶,我同事说那个杯子叫什么鸡缸杯,如果是真的还挺值钱……”

“走。”明楼关了笔记本电脑,站起身。



10


“阿诚哥!”朱徽茵一边系白大褂扣子一边小跑进来冲明诚喊道,“来案子了,持刀杀人。”

“好。”明诚立刻起身收拾东西,“去哪儿?”

“人民南路。”

“那不是曼春姐的地盘吗?”

“就离法院门口不远!”

“什么?”


评论(1)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