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鲤(*/ω\*)渣渣灯

二三次两栖动物
写一点文(楼诚)
不写不看RPS及lolita
衍生/性转/可逆不拆
立志做个好画手/追求无性别主义
锐恐/精分/毒舌/神经
养老不上号,不定时出没

洛阳铲与解剖刀(25~29)【现代AU】

主 考古学者 楼 × 法医 诚

次 台丽 

阿诚哥没有遇上明楼但还是成为了优秀的人

助攻曼春出没

有原创人物

成吨的OOC,更多设定见前

触雷误入

21~24

目录

专业内容都是我胡侃的,bug是我的锅,人物属于彼此

感谢阅读!





25

明楼觉得自己算是过了一关,但真要把明诚追到手好像没那么容易。

他第一天中午下班到医院时,明暕正兴致勃勃地给明诚讲她在法国学设计时的奇遇,傍晚去的时候明诚翻着一本画册和明暕聊印象派和水墨写意。

第二天中午明诚和明暕坐在窗前的阳光里给对方念诗,一个念俄文,一个念法文。晚上则一起讨论明诚出院后各自做什么菜。

第三天是周末,明楼陪着明诚,明暕中午有应酬没来,下午却又来和明诚聊了半天人体解剖。

这时候明楼才想起来明暕除了设计还学了人体解剖,说是为了发现人体中独特的美。

明楼看着和明暕侃侃而谈的明诚,忽然发现自己和明诚都没太多可以聊的,除开美食和工作,只剩下些日常琐事。在此之前他都不知道明诚学过水彩和油画,不知道他对欧洲历史和文化很感兴趣。明楼以为明诚会画素描只是因为颅骨复原需要,以为他对欧洲的兴趣仅限于那些可口的甜点和菜肴。

他膝头摊着的明明是本关于明清瓷器的资料,脑子里却在想用什么借口带明诚去欧洲。

带阿诚去欧洲,那一定会是件美好的事。

明诚出院那天,明暕早上就到了。

她化了妆,穿着优雅的套裙,抱着一束带着异国风情的花草。

明楼觉得意外,他鲜少见过侄女儿认真打扮的样子。这几天明暕都是套着卫衣踩着球鞋素面朝天地拎着保温桶进来,就像个还在念书的大女孩。他几乎忘记这孩子早已出落得亭亭玉立、光彩动人了。

这场景让明楼险些以为明暕是要向明诚表白。

然而,明暕开口便道:“阿诚哥哥,我要去接机,今天不去姑姑家给你们做法国菜了,回头补上。”

“是不是你那个……”明诚饶有兴致地挑了挑眉。

“对,就是他。”

明楼反倒一头雾水,他们说什么怎么他都不懂了?

“祝你好运。”

“那我先走啦,阿诚哥哥再见。”

明暕转身朝明楼使了个眼色,便出了病房。

明楼还是有些云里雾里,跟了出去。

明暕塞给他一个U盘,压低了声音道:“阿诚哥哥提到过的喜欢的感兴趣的都在这里了,好好做功课!”

明楼看着相当严肃的明暕,哭笑不得:“你怎么和曼春一个德性?”

“可是,您真觉得您还能看上别人了么?您上一场恋爱是什么时候?五年前还是十年前?您喜欢他,他又对您有好感,您还在等什么?抓住他,楼叔。”

“你这孩子,我到底不该什么都和你聊……”明楼无奈,“我有分寸。”

“好。”明暕点了点头,“我只希望您别有分寸过了头。”

26

明诚搬进了明家,房间就在明楼隔壁。

安排好杂事后,明楼又送明诚去警局报到销假。

“队长,我回来了。”明诚站在贵婉面前敬了个礼。

“欢迎回来,阿诚。”贵婉眯眼微笑,“那个凶手已经落网了,带出了一整个地下团伙,小朱连做了两天的指纹比对才抓出来的,就等你回来开庆功宴了。”

“哎,好。”明诚笑。

明诚又匆忙赶回法医室去,明楼不紧不慢地跟着。

路过鉴识科时明诚进去打了声招呼,出来时抱着一堆零食,说是人家不会做饭拿这些还他。

法医室没人,朱徽茵刚刚告诉他黎叔带着新法医出现场去了。

“阿诚,还有什么事么?没事我先回研究所了。”明楼道。

“没事了,大哥你回去吧,这几天耽误你工作了。”

“没关系。”明楼一笑,他喜欢这个新称呼,“等你下班我来接你,再见。”

不过他更喜欢明诚叫他名字。

“等等……”

明诚忽然单手抱住明楼——另一边胳膊还使不上劲。

“谢谢你,明楼。”

27

“老师,你回来了。”程锦云抱着叠资料,在走廊里碰见明楼,意外道。

明楼失笑:“我不过请了半天假,你这说的好像我之前一直没来上班一样。”

“不是。”程锦云跟着明楼进了屋放下东西,“您这回回来眼睛里都冒着光呢。先前您虽然既没落下工作,也没摆脸色,但气压太低了。”

“那么明显?”明楼问。

“嗯,连林教授都来问我怎么回事了。”

“哦,前几天晚上睡在医院里,可能没休息好吧。”

“那您今天时遇到什么好事了?”

明楼斟酌了一下,不太确定道:“我可能……要谈恋爱了吧。”

程锦云讶然,道:“这种事有什么可能不可能的?!追到人就谈,没追到就不谈呀。您是不是还没跟人表过白?从没见过您这样迟疑过。”

“嗯,我觉得还欠点火候。”

“谨慎点当然没错,但前提是别让人跑了。”

“我不会放跑他。”明楼目光深邃起来。

程锦云笑了:“这才像您该说的话,那就预先祝您成功。”

明楼处理了些杂事,把一篇文章改了改,估计明诚快下班了,掏出手机。

他随手点开微博,在好友圈里翻了翻家人的动态。

明暕的照片忽然跳出来,她边上还有个金发碧眼的小伙子。

28

“曼丽。”

于曼丽抬头,发现明台站在门口向她招了招手。

她有些不情愿地收拾东西,站起来。

因为胸针的事,于曼丽尚不能完全接受明台,但又觉得阿诚哥的话好像也没错,明台人其实挺好的,还天天替她去食堂排队打饭。

“今天我们吃顿好的,我侄女儿给了我张她饭店里的会员卡,第一餐免费。”明台笑嘻嘻道。

“那怎么好意思——你都有侄女儿了?还开了饭店?”于曼丽惊讶道。

“是我明堂哥的女儿,她就比我小两三岁。”明台得意道,“她店里只做高档中餐,连我大哥都爱吃。他老打包去和阿诚哥吃,我一次都没吃过!”明台说着不满地鼓了鼓腮帮子。

“你怎么连这都要争?”于曼丽笑起来,“不过连明教授都爱吃,说明真不一般。”

“对呀,我提前两天订的位子,我们快走吧。”

明台带着于曼丽到了拢霜阁,正打算找服务员问位子呢,明暕忽然从二楼下来。

“小叔?”明暕又是副精心打扮的样子,踩着高跟鞋快赶上和明台一样高了。

“明暕,你也在啊。”明台道。

“请个朋友吃饭。”明暕将一缕碎发拢到耳后,眼神一飘停在了于曼丽身上,下一秒就到了人家跟前,“诶,这个小姐姐真好看,我叫明暕,你叫什么名字呀?”

“于曼丽。”

“名字也好好听呀……小叔,可不可以让曼丽姐姐和我们一起吃饭呀?我给你找个单人的包间。”明暕握着于曼丽的手,一脸天真无邪。

“喂喂喂,你别闹……你不是有朋友一起吃么?忽然带个生人过去不太好吧?”

“没关系,我带姑娘过去人家又不会吃醋,带你去才不对劲儿呢。”

明台听了满脸黑线,于曼丽在边上吃吃地笑起来。

“等一下,”明台努力稳了稳神,试图扳回一局,“你那个朋友不会是男的吧?”

“对呀。”明暕眨了眨眼,毫不避讳。

“是男朋友吗?”

“是。”

明台完全没想到对方承认得这么爽快,只好又问:“明堂哥知道吗?”

“喔,那楼叔知道你带女孩子来高档饭店吃饭么?”

“……你赢了。”明台终于认输,“帮我们找下位子吧。”

“好。”明暕笑眯眯道,按了铃叫服务员过来,“带这两位去他们订的位子,顺便把明先生的会员卡升级一下,以后来除了打八折自动升成包间。还有,给我再加个清汤,笋片菌丝的。”

明台闻言脸上立刻多云转晴,道:“既然侄女你这么懂事,我就告诉你点八卦吧。我大哥前几天去看了几套房子哦,都是小户型。”

“小户型?那几套房子在什么地方?”明暕来了兴致。

“两套在秋湖路一带,一套在沧山西路,别的我不记得了……沧山西路那套还是毛坯二手房。”

“噢……看来楼叔准备搞大动作了。”明暕意味深长地一笑。

29

明楼看房子的事没多久就传到了汪曼春耳朵里,后者立马向前者发私信求证。

“你怎么知道的?”明楼反问。

“秘密。快告诉我你看上的房子怎么样?要不要我帮你看合同?”

“都在秋湖路一带,二室一厅。”明楼难得有耐心据实回答,“合同我律师会帮我看的。”

“哦……都离公安局比较近呀。”

“离我研究所也比较近。”明楼提醒道。

“啧,为什么挑了这么小的?你们两个大男人都转不开身吧?”

“当个临时落脚点而已。阿诚工作性质特殊,要是哪天加班迟了再开夜车回家不太安全,再说他总担心自己太晚回来会打扰到我和大姐。”

“啊呀,师哥你居然这么细致!”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

汪曼春转脸又去找朱徽茵,可对方反馈给她的消息却说明诚一切如常。

这可就怪了,都要买房子双宿双飞二人世界了,怎么这个这么沉得住气?

她正想着,明楼的消息又来了。

“我还没告诉阿诚,别给我捅出去。”

“知道啦。”有明台在早晚也得捅出去。

汪曼春琢磨来琢磨去,决定推他们一把,给朱徽茵发了条消息:

“庆功宴上给阿诚灌点酒。”

“?”

“酒后吐真言。”

评论(9)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