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鲤(*/ω\*)渣渣灯

二三次两栖动物
写一点文(楼诚)
不写不看RPS及lolita
衍生/性转/可逆不拆
立志做个好画手/追求无性别主义
锐恐/精分/毒舌/神经
养老不上号,不定时出没

洛阳铲与解剖刀(30~32)【现代AU】

主 考古学者 楼 × 法医 诚

次 台丽 

阿诚哥没有遇上明楼但还是成为了优秀的人

助攻曼春出没

有原创人物

成吨的OOC,更多设定见前

触雷误入


25~29

目录


专业内容都是我胡侃的,bug是我的锅,人物属于彼此

感谢阅读!








30


汪曼春没想到,朱徽茵没想到,基本全沦落成线人的刑警队都没想到——

明诚酒量会有这么好。

不光酒量好,他喝了酒还不会像黎叔那样叨叨。

朱徽茵当了这么久眼线,自认兢兢业业,但这回她却有种没完成任务的挫败感。

不不不,真不是她无能,是敌人太强大——鉴识科几个男的都倒了诶!

最后她只得下令放弃进攻,人家自损八百,好歹还能杀敌一千,他们这快损完了,连血都没见到。

她无奈,一边告知汪曼春结果,一边叫明楼来领人。

其实明诚还是有些醉了,人明楼只消看一眼他的眼睛就知道。

平日沉静的眸子里有什么东西起起伏伏,映着闪烁的光,他视线的焦点还黏在明楼身上。

明楼心下微动,面上却波澜不惊:

“以后少灌他酒,我知道你们想干什么。”

明楼话语中透着一丝狠戾,着实把朱徽茵吓得不轻。

那已不是文质彬彬的明教授,那是久经沙场的明总裁,虽然他并没以这个身份出现过,可人家毕竟见多了套路。

她心悸之余,随手给汪曼春发消息吐槽:

“明教授还真是护食得很,好像真有谁敢抢他的一样!”

“给你顺毛。我师哥就这毛病,平时还能收着他的臭脾气有点读书人的样子,可谁要是招惹他的人他就兜不住了。”

“那阿诚哥以后可怎么办……”

“别慌,师哥他最会搞差别待遇了。”

“比如说?”

“我们只有差别,没待遇。”



31


爱搞差别待遇的明楼已经把明诚带到了自己背着大姐置的小窝里,他原本想完全布置好了再带明诚过来,但现在他只想让明诚躺下睡觉。

“大哥,你还买了房子?”明诚环视四周道,完全不像喝多了的样子。

“嗯,以后你下班晚了就到这里睡,离局子近,我不放心你开夜车。”明楼拉上窗帘,淡淡道。

“大姐不知道吗?”

“我没告诉她,不然她又要说我把你当外人。”

“谢谢大哥。”明诚笑。

“你早点休息,我先回去……”

“大哥陪我。”明诚伸手拽住他的衣摆,眼睛亮亮的,充满期待。

原来明诚喝醉了会黏人。

明楼喜欢他这样黏人,他平时太独立太懂事了,反而让人觉得难以接近。

怪不得大姐更宠明台一些,明台可是撒得一手好娇。

“好,大哥陪着你。”明楼微笑,掏出手机发消息给阿香说他们不回去了。

大姐不在,明台住校,在外面过夜也不是不可以。

“大哥真好。”明诚吧唧一口亲在明楼脸上。

明楼一愣,半天才回过神来,犹疑着在正等回应的明诚唇上蜻蜓点水般落下一吻。

还不是时候。

“快去睡吧。”



32


周末。

明暕早就打了电话说要过来把那顿法式大餐补上,让明诚帮她提前准备好东西。

明诚兴致很高,买好了东西还计划着做点什么甜点。

明楼难得进了次厨房,看明诚料理食材,顺带尝了尝做饼干的坚果。

“大哥,吃这个。”明诚在他跟前放下一碟子煮萝卜。

明楼挑了挑眉,接过筷子来尝了一块。

是清甜的,绵软得入口即化,带半分橄榄油的香气。

有点像明诚。

会让人上瘾。

“大哥,我有件事一直没告诉你。”明诚一边将几样配菜切碎,一边说。

“现在又想说了?”

“嗯,我觉得我不该瞒着你,明先生。”

听到如此不寻常的称呼,明楼不由停了筷子,看着他。

“我其实还有个继母,在精神病院里,我也不能算孤儿。”

“我都知道,但是桂姨没有抚养能力,你是在担心什么?”明楼见不得他这样子,语气沉下来。

明诚顿了一下,转头盯着明楼,眸子里尽是惊疑。

“对不起,阿诚,我调查过你。”明楼解释道。

“那你为什么不来问问我?”

“你不愿说,我自然不会问。”

家暴受害者通常是不愿回忆起那段经历的。

“明先生,我不是有意……”

“你叫我什么?”明楼微蹙了眉。

“……大哥。”

“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大姐那里我会找机会告诉她。阿诚,你别想太多,既然来了这个家,就安安心心的,相信大哥,好吗?”

“大哥对不起,是我太……”

“我不是怪你,你的心思,我都懂。”

明楼吃完那碟萝卜,捉住明诚的手,上前吻了吻他的唇,将萝卜和橄榄的清香留在其上。

“还有,我喜欢你,这个你也得记着。”

他离开厨房来到客厅,给明诚一点反应的时间和空间。

客厅里,明台正在陪明镜翻本杂志,明暕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到了,像个乖宝宝一样端坐着看电视。

“你什么时候来的,明暕?”明楼随口问道。

“也没多会儿。”明暕若无其事地瞥了他一眼,“见你们忙就没打扰你们。”

明楼还没来得及阴脸色,背后明诚的声音传来:

“明暕你怎么来了也不说一声?我刚把鱼改刀了,你快入锅吧。”

吭,入锅?也不看看到底是谁入了谁的锅。

明暕脱了外套站起来,白了明楼一眼:

“叔你胆儿真肥,这可在姑姑眼皮底下。”

进度快得可以,都等不及了,还真是小看了这只道貌岸然的老狐狸。

“我大哥背着大姐干什么了?”

明台这时候耳朵灵光了不少,高声问道。

“偷吃。”明暕头也不回道,进了满是粉色泡泡的厨房。


评论(12)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