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鲤(*/ω\*)渣渣灯

二三次两栖动物
写一点文(楼诚)
不写不看RPS及lolita
衍生/性转/可逆不拆
立志做个好画手/追求无性别主义
锐恐/精分/毒舌/神经
养老不上号,不定时出没

【楼诚】【知乎体】家人关系越界该怎么办?

大姐视角

考古学者 楼 × 法医 诚



~~~~~~~~~~~~~~~~~~~~~

家人关系越界该怎么办?

 

题主早年丧偶,把儿子拉扯大后和离异的他结了婚,他带着个比我儿子小两岁的女儿。这几年日子还算过得舒心,可最近儿子提出要和他妹妹也就是题主继女结婚。虽然他们没血缘关系,题主继女性格人品都很好,可题主心里过不去这坎儿,怎么办?

 

×条评论  分享·邀请回答

×条回复


--------------------------

如镜非花    八面风来山镇定,一轮月明水清深。

亦非台、路曼无遥 等人赞同


随手翻了翻前面几条回答,以我之见都有失偏激,大约是没有亲身经历过这种矛盾的缘故,也可以理解。我经历过类似的情况,和题主分享一下我的经验或者说感受吧。

说来我家的情况可能更糟,“越界”的是我两个弟弟。

没错,他们是同性恋人。

我那个大弟弟L是亲生的,当年家中突生变故,我早早担起了长姐的责任,对他也相当严厉,到今天我都还有些愧疚。还好,他不负我望,成了出色的学者。

二弟C,其实来家里没几年。我和L刚收养小弟T的时候就已经见过C了。他那时候还小,才十岁。因为某些原因,我能做的只有帮他申请了一份家族公司的孤儿救助金。

后来,L和T又把他介绍给我,他已经和小时候很不一样了,优秀,坚韧,那圆眼睛忽闪忽闪的,笑起来尤其好看,很招人喜欢。

就像对待T一样,我把C留在了家中,大概也是为了弥补当年的遗憾吧。

而L和C有其他关系,还是我偶然撞见的。

我知道他们的事后真的非常生气,我不是气L不能传宗接代,我是气他们瞒我。我没想到我在他们眼里会有这么严厉死板。

当时L护着C跪在我面前,说什么都是他的错和C没关系,我没忍住一个巴掌就扇上去了。

L可能也习惯被我打了,还相当坦然,说这巴掌迟早是要挨的,倒是C被吓得话都不敢讲,也跟着跪下了。

都是自家孩子,我看他们这样子真是心疼得不得了。

何苦至此!早告诉我我也不会反对,气头过了就好,都是好孩子,又知根知底的,我也没有那么迂腐,没道理说要生生拆了他们,非要弄得好像我是在捉奸一样。

更何况,他们也没因为怕我反对一拍两散,我拆得掉吗!

 

题主这情况,其实比我家好些。请您主务必让孩子们好好考虑一番,若是以后日子过不下去了分道扬镳,同住屋檐下岂不尴尬?

另外,题主也是过来人,相信您在感情方面更有经验,不妨暗自观察观察,看看孩子们感情如何。老话也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毕竟是为了孩子好,我们长辈也得慎重。

不过,以上一切都要以不违反婚姻法中关于近亲结婚的规定为前提,当然,题主不用担心这个问题,在此只是给其他朋友提个醒,为了孩子们好也别忘了考虑下一代的问题。

 

我经商多年,见惯世间冷暖,深感在茫茫人海中遇见贴心人之难、之幸,希望此事也能给看客们一点启示和鼓励。

 

————————补————————

有人问我真能接受L和C的关系么。

我不只是接受,还认可了。

L是做考古的,说出去是个教授,可有几个女孩子肯嫁?尽管我们家世不错,可光盯着这找上来的我们也不敢要啊。再说他工作相当辛苦,对终身大事也不甚上心,要不是C,我都担心他得单着过一辈子。

C么,念医科出身,心细,体贴,又会做饭,对L特有一套,把他治得服服帖帖的,家里大大小小什么事都上得了手,还能帮着管教T,我都不用管了。

说遗憾,确实是有的,可还是为了他们好。

再说我家还有T啊,他可快要和女朋友订婚了。


————————又补————————

T看到这帖子以后告诉我,L吃准了我不会反对,是故意叫我撞破他们的。

他还说L是怕C不敢告诉我他们的事才这样做的。

怪不得C看我的时候总是有些心虚。

听了那话我真的更加心酸。

所以题主应该高兴,您儿子还有勇气说出来,像我家C,过分地谨慎险些把他和L都耽误了。

 



————————————————

小明   【知乎体】有家人学考古是怎样一种体验?

小明   【知乎体】家里有人当法医是怎样一种体验?

阿诚哥【知乎体】被男神追是怎么样一种体验?

大哥   【知乎体】身为男神追人是怎样一种体验?

目录


纯属为了签名那句诗才写的这篇,诗句来自方守彝,简直不要更配大姐

感觉写得不好,情感还不够,嗯,可能还是我眼界和经历不够的原因

该设定知乎体结束,有好梗再继续开【毕竟小明那几篇写得超级欢乐哈哈

觉得写了大姐的以后才算圆满

【我要去写百粉点梗了盒盒盒


评论(4)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