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鲤(*/ω\*)渣渣灯

二三次两栖动物
写一点文(楼诚)
不写不看RPS及lolita
衍生/性转/可逆不拆
立志做个好画手/追求无性别主义
锐恐/精分/毒舌/神经
养老不上号,不定时出没

洛阳铲与解剖刀(33~35)【现代AU】

主 考古学者 楼 × 法医 诚

次 台丽 

阿诚哥没有遇上明楼但还是成为了优秀的人

助攻曼春出没

有原创人物

成吨的OOC,更多设定见前

触雷误入


30~32

目录


专业内容都是我胡侃的,bug是我的锅,人物属于彼此

感谢阅读!







33


明楼把明诚追到手的消息从拢霜阁传到法院,又从法院传回公安局。

朱徽茵叫齐了鉴识科的人给他们念了汪曼春的短信,办公室里顿时爆发出堪称惊天的欢呼声。

高兴得好像是自己脱团了一样。

明诚听着,暗自腹诽,同时敲了敲门板。

“你们干嘛呢?”他说着,扫了众人一眼,“把这块泥和案发现场的对比下,队长要。”

他搁下个证物袋,转身就走。

“诶,怎么感觉阿诚哥心情不好……”朱徽茵捡起证物袋暗自嘀咕道。



34


明诚出了鉴识科就掏出手机,给明楼发短信:

“我们的是怎么传出去的?你和人说了?”

“没,我还以为你说的。”明楼心说要不是程锦云和人咬耳朵被他听见了,他都还不知道他俩的事曝光了。

“……有内奸。”

“明暕,她和曼春熟。”

“她怎么知道的?”

明楼犹豫了几秒,继续出卖侄女:“她那天看见了。”

明诚羞恼地报复道:“她也在谈恋爱你知道吗?”

“不知道。”

“一个法国人,叫夏尔,我出院那天她去接机的那个。”

明楼回了张他发消息问明堂这事儿的截图:“这下她应该没空管我们了。”

“过河拆桥。”

“你什么时候知道她帮我过河了?”

“喔,原来她也帮过你——什么‘河’?”明诚心说他是在讲自己。

“你……她帮你什么了?”明楼意外道。

“她就是提了提你吃软不吃硬,嘴馋爱偷吃什么的,还说你空窗好几年了。看起来有口无心,可我怎么听怎么觉得她在放水。”

“如果她在你那儿是放了半池子水,在我这儿就是开闸泄洪。”

“她都告诉你什么了?”明诚有种不好的预感。

“日常喜好,生活习惯……之类的。”明楼轻描淡写道。

怪不得秋湖路那边都是自己喜欢的东西,大到装修,小到咖啡。

明暕很有水平嘛,自己和她聊得那么琐碎,她居然还可以推断出他的口味来。他先前还以为是汪曼春或者朱徽茵捅出去的。

“明暕很厉害。”明诚如是道。

“嗯,家里人都说来着,她和明台还蛮像的,只是明台不及她用功。”

“她也没明台会闯祸。”

“没错。”明楼觉得自己和明诚真是心有灵犀。

“你们也很像啊,身上有种奇妙的天赋。”明诚想起和明暕天南地北胡侃时,对方身上显露出来的对艺术准确犀利的见解。

“我倒希望在追你这件事上有些天赋,真要那样也不用绕那么多圈子了。”

“是,你要有这天赋也轮不上明暕、曼春姐、小朱插手了。”

“你也很厉害。”明楼知道那瞒不住明诚,也没多说,反正人都追到了。

“太明显了好么?”

“那眼明心亮的明诚先生,你那天到底有没有醉?”

“酒不醉人人自醉。我去工作了。”

明楼看着最后这条消息,明白人家当时也有借酒壮胆的意思,心情不由大好。



35


这天明台带着于曼丽去了家新开的咖啡馆。

明台觉着自己和于曼丽就只隔层窗户纸了,盘算着今天合适了就把它捅破。

“拂云咖啡……”于曼丽看着招牌,低声念道,并试图辨认底下那行外文。

“那是法文。”明台见状道,“大概的就是说,这里除了卖咖啡,还有甜点、红茶和西餐,并附赠悠闲的时光。”

“呀,真有趣,我倒觉得惬意的时光才是它真正出售的东西,这老板一定很细腻。”

“我们进去吧。”

大概因为是刚开张,屋里人不多,操作台边上也只有个金发碧眼的小伙子在忙。

“请问需要点什么?”

小伙子开口竟是流利的中文。

“一杯拿铁,一杯焦糖玛奇朵。”明台扫了眼菜单,道。

“好的,请稍等。”

明台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和于曼丽坐下。

咖啡上的很快,还附赠一小碟曲奇。

“我们刚开业,这是给两位的赠品,也算是个试吃,请慢用。”小伙子解释。

“谢谢。”

“还有,请问两位有这些饭店或者会所的会员卡吗?有的话可以免费办理本店的会员卡。”小伙子递过来一张印刷精良的单子,微笑。

“我看看……”明台接过来,“这些地方我倒常跟我姐姐去,但卡都不在我手上。哦,这个拢霜阁的我有。”明台找出卡来连着单子递给他。

“非常感谢。”小伙子优雅地欠了欠身,离开了。

“明台,你说这个服务生的中文怎么这么好?这得在国内待很长时间吧?”于曼丽不禁道。

“教的人好。”明台道,“大概很注意训练他的吐字和腔调。我学法语的时候也是这么被我大哥虐过来的。”

“啧,我哥哥只会带着我到街上去看谁心里可能有毛病。”于曼丽半开玩笑道。

“你们学的专业一样呀,我跟我大哥可天差地别了,回回去他那儿我心理阴影面积都有那么大。”明台翻了个白眼。

于曼丽“咯咯”地笑起来:“诶,你别说,阿诚哥刚上大学那会儿他那身消毒水味也呛得我和我哥不舒服,可是回过头来想想,他们自己吃的苦应该更多吧。”

明台看着于曼丽,眨了眨眼,道:“曼丽,你真是体贴。”

于曼丽听了,小脸红红的,低下头去喝咖啡。

“真巧,我也这么觉得。”

不知从哪儿来的声音应和道。

————————————————

上班和学习的时候别老发消息2333

二百粉点梗还没失效呀

前两天有专业的姑娘评论了真是方的不行啊啊啊

【到处是bug= =

【努力补台丽线ing

评论(9)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