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鲤(*/ω\*)渣渣灯

二三次两栖动物
写一点文(楼诚)
不写不看RPS及lolita
衍生/性转/可逆不拆
立志做个好画手/追求无性别主义
锐恐/精分/毒舌/神经
养老不上号,不定时出没

花(三)【现代AU】

明诚先天性转


文风突变为玛丽苏

从没算清过年龄线orz

ooc,有一点点楼春【其实只有第二更有


感谢阅读!


目录

(二)







15


巴黎的学术氛围很好,明楼如鱼得水,呆了几年开始教书。


他租了间小公寓,把食物交给楼下的酒馆,衣装交给裁缝铺和洗衣店。


明楼应该是个很传统的人,重视家人和传统年节,恪守儒家修身之要。


他当然可以品红酒谈巴赫,也可以把拒绝巴黎女郎的示爱说得像是“我爱你”一样好听。


但他还缺点什么。


他还在等待。



16


明楼等来的是明诚即将到法的消息。


他想了想,付了一辆车的定金,重新租了间两居室。


接着把窗帘和地毯换成明诚喜欢的花色和式样。


之后他借了辆车去机场接明诚。


她推着行李出现的时候,明楼有点恍惚。


那个像仙女一样翩然而至的原来是他妹妹么?


他暗自纳罕。


明诚先向他招手。


明楼含笑等着她走近来,张开双臂拥她入怀。


就好像抱住了从天而降的天使。


“大哥,你是不是……胖了一点?”


天使眨眨眼,笑得不怀好意。


——不,这是个魔鬼。



17


明诚如雌园丁鸟般细细打量了明楼的居所,揶揄道:


“大哥您还真是不食人间烟火,厨房里连个锅都没有,您该不会每顿饭都是在外面解决的吧?”


明楼认真地想了想:“忙的时候会叫外卖。其实我新买了台咖啡机,还没送来。”


明诚幽幽地叹了口气,搂住他脖子,又克制地打了个哈欠:“大哥我怎么感觉您这是到巴黎吃苦来了?我先倒个时差,睡醒了我们去买个锅,回来给您做饭……”


她说着,又打了个哈欠。


“好好,明二小姐做的饭我可是求之不得。”明楼轻笑,拍拍她的背,又柔声哄道,“困了就快去睡,不然要遭罪了。我先去把车还给人家。”


“嗯。”她应道,揉了揉眼睛,像小时候一样亲了亲他的脸,“大哥路上小心。”


明楼受了一吻,不由一愣,愣得明诚也反应过来,不好意思地松了胳膊。


“我去睡了,您慢走。”


说完,她躲进了房间。


原来还只是个孩子。


明楼失笑。



18


明诚睡醒出来的时候明楼架了眼镜在看报纸。


此时天也快黑了。


“都这么迟了大哥您也不叫我一声?”


她边套外套边道。


明楼这才抬眼,朝她一笑:“今晚上给你接风,我们出去吃。”


“好呀,您顺便带我去看看周围的市场……”


她话未说完,注意力被茶几上的花束夺去。


花朵蓝得像日暮的天空,还带着闪烁的水珠。


“是鸢尾呀。”明诚眼里满是欣喜。


“送你的。”明楼对她的反应很满意,笑意更深了些。


“这束比人家送我的好看多了。”她喃喃自语。


“还有人送过你这花?”


明楼警惕起来。


“大学的时候有人偷偷送到寝室来的。”明诚努力回想。


“谁呀?是男生吧?”明楼语调漫不经心。


“应该吧,留言卡上的字张牙舞爪的。我一直想找他来着,可惜没找着。”


明楼正忧心明诚轻易被法国小伙子用这招骗去的时候,她有些愤愤地继续:


“我很想当面告诉他,他把我的名字写错了。”



19


明楼一堂课快完的时候,忽然有个身影从后门溜进来,悄悄落在后排角落。


他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暗笑。


照旧讲完了课,铃声也响了,学生们纷纷起身,明楼迎着人流向后排去,像一尾逆流的鱼。


“阿诚。”


被搭讪的东方姑娘闻声回头,笑得亮眼,几句话匆匆和热情的小伙子道别,快步走过来,挽住他。


“大哥。”


“怎么今天想着过来找我?”


“我在附近一个教堂写生,正好赶上。另外,我有件事情想和您说。”


“什么事?”


明楼摘下眼镜,眯眼笑着,眼角的褶一道道的。


“我有个交流活动,要去俄罗斯。”


“去吧。”明楼轻拍她的手背,“要多久?”


“两个月。”明诚有些孩子气地咬了咬下唇。


明楼愣了愣,旋即又笑道:“怎么,觉得两个月太久了?”


确实太久了。


他自个儿先在心里冷不防答了。


“不是。”明诚有些担忧地看向他,“大哥我不在您怎么办?要不我把名额让给别人……”


明楼抬手将她皱着的眉一点一点抚平。


“没关系,大哥能照顾好自己,你没来巴黎的时候大哥也不照样一个人过么?”


她应该去的,她不该错过这个机会。


明诚不是件物品,她有自己善于观察的眼睛,和能振翮高飞的双翼。


明楼能教她写出一手好字,能给她家庭和亲情,能塑出她七成的品性,但不能为她创造世界。


他再舍不得,都是要放手的。


何况,以后要放手的时候,还多的是。


可明楼突然发觉,这种舍不得,和多年前离家念书和来巴黎时的那种舍不得是不一样的。


这种舍不得像是在戒瘾。


越戒越想。



20


明诚到莫斯科的第二天明楼接到她打来的电话。


“大哥,这里真是太棒了!我们马上要去红场……”


明楼静静地听着她兴奋的声音,心绪有些复杂。


为她欢悦而欣慰,又为她欢悦而沮丧。


他能让她这样开心吗?


“大哥,我以后能来莫斯科发展吗?”


明楼闻言,头隐隐作痛:“大姐舍不得你离家那么远。”


“那么,大哥愿不愿意我离家这么远?”


明楼愣了半晌,大脑忽然一片空白,只剩下明诚的声音在回荡。


后来对话怎么结束的明楼记不清了,大概也无外乎说了些“大哥支持你的决定”之类的话。


总之,他挂了电话以后就开始后悔。



21


明诚交流活动提前两天结束,她回家扔下行李就匆匆忙忙去找明楼。


她总觉得自己那天说的话太轻率,惹了明楼不高兴——她对自家大哥的情绪把握一向很准——后来又找不到机会再提,早想着要找他道歉。


明楼下课半天学生都走完了,也不见他出教室来,明诚耐不住进去找他。


“大哥。”


明楼在窗前站了半天,也不知在出什么神,转身却看见应该远在俄国的妹妹。


“我们交流活动结束了。”


明诚走近去,解释道。


“大哥,那天我说要去莫斯科发展只是心血来潮,对不起,惹您生气了。”


明楼明显是半个字也没听进去,似乎在害怕什么,揽紧她。


“……不要去那么远的地方,好不好,阿诚?”


明诚没见过明楼这样子,有些被吓到,慌忙道:“大哥我哪儿也不去我就陪着您和大姐。”


“等你书念完了我们就回国,我们一家人永远在一起。”


“大哥……”


她兀自截了话头,任由明楼抱着她念叨。


她在明楼身上闻到了香水味儿。


醒脑怡人,玲珑细腻,刻意减了点甜腻,增了些清爽,其实是很符合明楼儒雅气质的。


但那是她调的比翼双飞。


尚未发售的比翼双飞,一瓶锁在明家香调香室保险柜,一瓶立在明镜梳妆台上,还有一瓶被她带来巴黎搁在案头。


“哥哥,我们回家吧,我给您做饭。”


那瓶比翼双飞必是被人动过了。


她原以为他是不会进她房间的。


她看了眼明楼,有些不安,却隐隐期待。






评论(2)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