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鲤(*/ω\*)渣渣灯

二三次两栖动物
写一点文(楼诚)
不写不看RPS及lolita
衍生/性转/可逆不拆
立志做个好画手/追求无性别主义
锐恐/精分/毒舌/神经
养老不上号,不定时出没

这不只是个段子还是个公益广告

摸鱼

放假了来诈个尸





“喂,您好,请问您是明诚同学的家长吗?”

“我是明诚的大哥,您是哪位?”

嗯,听起来是个好糊弄的主儿。

“我是他同学,明先生。明诚……他出了点意外,您……您能打点钱过来吗?真有点急……”

“什么?!”对方截了他话头,“那小王八蛋又要钱?!他吃我明家的用我明家的,我还供他上那个什么大学。他倒好,在外边花天酒地胡作非为,现在钱花完了又来要钱?!你告诉他,一分钱都没有!”

“明、明先生,您消消气,消消气!”他生怕对方挂了电话,连忙道,“明诚他……唉,我跟您说实话吧!明诚是叫脚手架给砸着了,现在躺在医院等着钱做手术呐!可我们做学生的哪有钱?!您、您还是快点打钱来吧,他再怎么着也是您亲弟弟不是……”

“——他是我捡来的,不是亲生的。”那头冷冷的,“他又去哪儿鬼混了能叫脚手架砸到?”

“他真没胡闹!我们就是……”他开始胡编,“就是从一家正装修的饭店边上路过,出了点意外,螺丝没拧紧……他怕您担心本来都不想教您知道的。”

“担心?哼。”那头冷笑,“怕我担心,就应该在学校里好好读书。同学,我听着你也是个正派人,也不用为他说好话了。我劝你一句,趁早离他远点吧!——嘟嘟……”

那头说完就挂了电话。

啧,居然这么不讲情分,有点意思。

他又换了个手机,开了变声器,又拨了过去。

“喂,请问您哪位?”

“哦,您好,明先生。我是明诚的辅导员,我姓梁。他在街上给脚手架砸伤了,正等着手术,您能打点手术费过来吗?”

“您好,梁辅导员。您刚才说什么?明诚出事了?可是我眼下手头也没钱呀,您能先垫点吗?”

等等,这明诚的大哥不是个公司老板么?怎么还是没钱?

“您别开玩笑了,明诚资料上说您是开公司的呀,这万把块钱怎么会拿不出来?明先生,您快点打钱吧,救人要紧!”

“梁辅导员您是不知道,我手头的钱都砸进生意里了,这都还周转不开啊。钱钱钱,我哪儿来的钱!我希望贵校能帮帮忙,明某万分感激!——嘟嘟……”

又挂了。

什么玩意儿?!这家伙是掉钱眼里了吧?!

不管了,先打电话给那个明诚,哄他把手机关了,家里联系不上人自然会乖乖打钱的。

“喂,您好,哪位?我是明诚。”

“您好,明先生。我是S市刑警队的,有个案子和您的手机有关,麻烦您关机配合下我们的工作好吗?”

“哦哦,知道了。”

“非常感谢。”

他又拨通了明诚大哥的号码。

“喂,是明先生吗?我是梁辅导员。您快点打钱来吧!医生说明诚失血过多休克了需要立刻手术!”

“先生,”那头的声音比先前似乎低沉了些,语气有点困惑,“阿诚就在我身边呀。”

“啪!”

他先挂了电话。

骗子居然也叫人骗了!


“怎么,玩的开心吗?”

明楼撑着脑袋看憋不住大笑起来的明诚把头埋进枕头里,肩膀一抖一抖的。

“没想到我的声音你学得有八成像。”明楼道。

“有个同学家里是说相声的,稍微请教了一下。不过大哥,您要真接到了这种诈 骗电话,可千万别信。”


一到周末就要飞去睡弟弟的大哥应该不太常见。





————————————

姑娘们小心呀,真的有这种诈 骗形式的。

我麻麻有个同事就因为女儿上课的时候关机联系不上,被骗子骗了钱。

要和家里保持联系哦~

评论(6)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