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鲤(*/ω\*)渣渣灯

二三次两栖动物
写一点文(楼诚)
不写不看RPS及lolita
衍生/性转/可逆不拆
立志做个好画手/追求无性别主义
锐恐/精分/毒舌/神经
养老不上号,不定时出没

明先生和明同学的西南往事(未完)【西南联大AU】

灵感来自汪曾祺先生的跑警报【←原文戳它】

时间:1939年

明诚是贵婉的弟弟

大概就是两个人在昆明做学问谈恋爱吃东西的故事

年龄线乱到一种境界,两个人都比原剧年轻

ooc、bug见谅

除原剧角色外均为真实人物


感谢阅读!

目录






空袭警报又响了,汽笛声一短一长。

“既然空袭警报响了,那么我们先讲到这里,下课。”

架着玳瑁眼镜的老先生合拢纯做摆设的课本,扶了扶眼镜,施施然出了教室。

云南是大后方,暂时还没什么空防力量,日本飞机瞧准了三天两头来轰炸,不求战术胜利,只求战略威慑。

不过似乎并没什么人被吓倒,那时候中国人的心理弹性还是很大的。

明楼收拾了笔记本,把泡了茶的行军壶用热水灌满,才随着人流往北边围墙的后门去,越过从未见火车驶过的铁道,进了林子。

他一贯是爱往马尾松林去的,脚下都是密厚的松针,踩着舒服,空气里的松脂香气也好闻,阳光泄下来,明亮但不刺眼。

况且卖零吃的小贩也爱往这边来。

他正打算找块平坦地儿坐下再备备课,有个高个儿男学生匆匆忙忙地跑过来,到他身侧时大概是踩上了松针虚堆之处,一脚陷了下去。

明楼一把架住他。

“走路留心些。”

他温和地叮嘱,松开手,替尚未醒过神的男生掸了掸衣襟。

“先生,您看见钱先生了么?”男生的圆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是哪位钱先生?”明楼耐心地问。

“是钱思亮先生*,他把讲义掉地上了,我来还他。”

“我也没看着他。不妨事,警报解除了再还他就是。”

“哦。”男生恍然般地点点头。

“看你跑得也急,坐下歇歇。”

“谢谢先生。”男生有点拘谨。

“你是学化学的吧,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明诚,是钱先生的学生,不过也听点文学类的课。”

明楼笑:“那我们算是半个亲戚了,我也姓明,教经济。”

明诚脸上浮出些敬仰的神色来:“噢,我听钱先生提起过您的。”

“我们是饭友。”明楼眨了眨眼。

“诶?”明诚愣了一瞬,随即十分认同地点点头,“昆明好吃的是真多。”

明楼注意到明诚下意识瞥了眼挑丁丁糖卖的贩子,不由一笑,忽然起身向坡下去。

明诚正奇怪他怎么顾自走了,贩子那边忽然“丁”的一声,招得他不由抬头向那边看,明楼已经拿着两块糖回来了。

“哝。”明楼递给他一块。

“嗳,明先生,这怎么好意思。”明诚连连推辞。

“拿着吧,我不好意思让你看着我吃。”

“谢谢明先生。”明诚失笑,接过来。

“明同学家在什么地方?”

“上海。听口音您也是上海人么?”

“嗯,前几年在巴黎念书。”

接着两个人又随意聊了些别的,挨到警报解除,一个要去上课,一个要还讲义,便在后门道别。

 

没隔几日,又有空袭警报。

总落得一个人跑警报的明楼抽了本《歌德谈话录》才走,看见抱着袋零嘴正张望自己女伴的男生,会心一笑,却想起那个舔着丁丁糖和自己闲聊的圆眼学生。

“明先生。”

明诚在人群中朝他招了招手。

呀,这还真说来就来。

“你刚刚下课么,明同学?”

明楼瞧了眼他怀里的笔记。

“正巧有空,就去听了堂吴先生*的《红楼梦》。”明诚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哦?那有没有遇上喜欢的‘宝姐姐’或者‘林妹妹’?”

“先生您别拿我打趣了。”明诚脸红了红,“不过是又帮‘宝姐姐’和‘林妹妹’们搬了回椅子而已。”

“吴先生是有副贾宝玉心肠的。”

“嗯。”明诚忽然抬头望了眼天空,“我想我姐姐了。”

“你姐姐一定待你很好吧?”明楼也想到了自家大姐,问。

明诚点了点头:“虽然有位好心人一直在帮我付学费,可姐姐还是很辛苦。”

“我姐姐也是,她一个人要撑起整个家。”

他们并排在马尾松林里坐下。

“明先生,您也看这本书吗?”

明诚注意到那本书,问。

“随便翻翻,你也看吗?”

“以前学画的时候姐姐让看的。”明诚笑笑。

“那你姐姐的书也念得很好吧?”

“对啊,她可聪明了。她现在就在重庆教书。”

“在后方啊,那真好,重庆也不算远。我姐姐把生意都迁到香港了,写封信过来都要转好几道。”

等着回警报解除了,天色已暗,也到饭点了。

于是明楼开口:“要不要去培养一下正气?*”

“什么?”明诚摸不着头脑。

明楼失笑,道:“去吃汽锅鸡啊。明同学平时读书一定很用功,不喜欢和同学闲逛吧?不然怎么不晓得‘培养正气’?”

明诚也跟着笑,摸了摸鼻子:“也没有很用功吧,我总跑山上去画画,同学都找不到我人呀。”

“好了好了,今天请明同学吃顿好的。难怪你这样瘦,看来是光吃食堂的‘八宝饭’*了。我还以为你知道昆明吃食儿多是因为都尝过一遍。”

 

 

 

 【TBC】

 ————————————

*钱思亮先生,西南联大理学院化学系教员

*吴先生即吴宓先生,讲《红楼梦》时,见有女学生还站着会带头去搬椅子。

*培养正气:昆明正义路上有一家汽锅鸡店,无店名,仅有上书“培养正气”的匾额,此亦成为当时吃汽锅鸡的暗号

*八宝饭:通红的糙米,掺杂着沙子、木屑等,估计是因为杂质五花八门才得此称



#感觉写这个要把汪先生散文里的注释都抄一遍orz


评论(8)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