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鲤(*/ω\*)渣渣灯

二三次两栖动物
写一点文(楼诚)
不写不看RPS及lolita
衍生/性转/可逆不拆
立志做个好画手/追求无性别主义
锐恐/精分/毒舌/神经
养老不上号,不定时出没

花(一)【现代AU】

明诚先天性转


索然无味的性冷淡文风

ooc,有一点点楼春【这更其实没有


我记得有人点梗来着,感觉不太切题就不艾特了

想一发完结果没收住

感谢阅读!


目录







01


明楼抱着明诚回家的时候正下雨夹雪,空中的水汽总缭绕不清。


他拿大衣裹了她,将她护在明镜的黑伞下进了门。


门口早有探头探脑的小家伙等着。


明楼沉着面色,跟着临时从明堂家借来的宋妈上了楼。


明台光站着,原本要见生人的兴奋劲早不知跑哪儿去了。


他没见过大哥这样子。


“明台。”


明镜抱起他,贴着他的小脸。


“那是阿诚,她跟你一样,都是明家的孩子。”


“明台记住了。”



02


“明楼。”


明镜推门进来,捧着杯水。


“大姐。”


他压了声音,翻拢膝盖上的书,往边上挪了挪。


“还睡着啊?”


明镜探头往床里看了眼。


“嗯,这孩子怕是很久没这样子睡过了。”


“睡着也好,苏医生说睡着恢复快,也省得见你发火那吓人样子。”


明楼苦笑。


父母故去后,他心里一直堵着口气,也不知在气什么。


其实他也没骂得多狠,可明镜看得一清二楚。


“明台睡了么?”


“嗯。”明镜点点头,“阿诚的事我和他讲过了,你放心。”



03


明楼和桂姨在门前讲话的时候,阿诚其实就在窗前看着。


她赤着脚,藏在明镜宽松的旧衣里,藏在窗帘逼仄的阴影里,藏在劫后余生的惶然里。


她听不见明楼和那个女人在说什么,只能看见他们的嘴一张一合,只能看见那个女人在哭。


原来那样的人也会哭么。


她以为只有她会哭的。


楼梯上传来谨慎的脚步声。


应该是宋妈。


她钻回被子里去。



04


阿诚头回被抱下楼上桌吃饭的时候,明堂一家也在。


她只晓得缩在明楼怀里。


明堂拦下要去抱她的妻子,让她去看看自己正和明台胡闹的儿子。


明堂夫人看了眼阿诚攥得发白的手指,心下了然,照着做了。


偏厅只剩四个人。


“决定要养了?”明堂又打量了眼阿诚,转向明镜。


“嗯,大哥,我们都考虑好了。”


“你们姐弟俩一个个的都喜欢往家里捡孩子。”明堂失笑,“你们想好就行,宋妈就留在这儿好了。”


“好。”明镜笑,“多谢大哥。”


阿诚饭还吃不了多少,席上就累了,宋妈抱她回房,明楼又跟了上去。


他复下楼来时,明堂扫了眼二楼:


“那孩子兴许是个倔脾气,你得用心养,明楼。”



05


外头又起风了,搅得树叶躁动不安,发出怪声。


明楼放下书,上二楼。


他只开了走廊灯,把门开条缝就借着那几缕光往里看。


黑暗中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


“阿诚?”明楼试探道。


许久,里面细微地应了声。


明楼推开门,大步进去,踩得地板“吱呀吱呀”响。


“害怕吗?”


她又没了反应,圆眼睛盯着他。


明楼叹了口气,把她连着毯子抱起来,转身下楼。


直到又被放下,阿诚都是僵着的。


“你叫什么名字?”


明楼给她掖好被子,忽然问。


“……阿诚。”


“那是你以前的名字,现在叫什么?”


她不答。


“我姓明,所以你姓什么?”明楼耐心地引导。


“……明?”


她音量都低了不少,半天挤出一个字来。


“很好。”他鼓励性地笑了一下,继续问,“那我是谁?”


这下她真不敢再答了。


“我呀,”他凑近她耳朵,“我叫明楼,是你大哥。”


阿诚把胳膊从被子里又翻出来,轻轻环上他脖子,怯怯的:


“……哥哥。”



06


开春的时候,苏医生终于同意阿诚出门见见光,再三强调不能吹风受冻。


哦,得叫明诚了,她不是入冬时那个阿诚了。


“哎,养了这么久,她脸色终于好些了。”


明镜望着腊梅树下的明诚,欣慰地笑起来。


“就是不见长肉,明明喂了那么多东西下去。”她又蹙了眉。


“底子亏了,再多养养,会好的。”明楼微笑。


“嗯,孩子嘛,日子还长。”


“不过,她那中药,是不是减几服?是药三分毒,我看还是食疗好些,她年纪还小,不该总泡在药罐子里。”


“行吧,我也见不得她喝药时皱眉头的样子。”


“要是明台,见着药,早跑了。”


“阿诚是个乖孩子。”


“我宁愿她闹腾些。”


明楼看向明诚。


“阿诚姐姐!”


裹成球的明台跑到她边上,奶声奶气儿地叫。


“你喜欢这花儿吗?喜欢我摘给你。”


明诚拿戴了手套的手去焐他光着的爪子:“手套呢?”


“手套不方便。”明台撅嘴,“要摘吗?”


明诚笑。


“不用摘了,谢谢明台。”


那年腊梅开得很好。


后来每年都这样好。


评论(20)

热度(174)